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浩元博客

不站队,讲真话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资深媒体人

等我有钱了,要养几个专家,这玩意儿太有用了,我让他们天天夸我帅。

网易考拉推荐
 
 

这几年,我学会了反思  

2009-11-17 11:46:44|  分类: 新闻悬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年,我学会了反思

——写在《杀人游戏之媒体暴力》之后

 

 

《杀人游戏之媒体暴力》终于写完了,这篇小说从酝酿、构思到最后完稿,我用了两年的时间。这几年,关于媒体暴力的新闻经常见诸网络报端,关于媒体暴力的反思也渐渐浮出水面。当我开始思索这个问题的时候,才愕然发现自己其实也曾经是媒体暴力的践行者。

关于媒体暴力,其实有两层意思,第一种指的是包括电影、电视、电子游戏、报刊等在内的媒体,含有或刊登暴力内容,并对人们正常生活造成某种不良影响的暴力现象,比如说美国校园频发的枪击案,比如说我国各地经常发生的校园暴力事件,都是受到这种媒体暴力的影响。第二种指的是媒体本身的暴力,媒体及其从业者利用媒体本身作为大众传播媒介的话语权优势,对新闻当事人或被波及的人群所实施的一种暴力行为,比如常用的污名化都属于这个范畴。

这篇小说讲的是第二种媒体暴力,这种暴力的危害更大。第一种媒体暴力不是说不重要,只是限于小说的篇幅无法展开,也许将来会有另外一篇小说着重讲这种暴力。

 

我从事新闻工作已经将近十个年头了,回首这十年,我也曾有意无意地对采访对象进行了媒体暴力,小说中的情节都来源于生活,有的更是我曾经干过的事。那时候我年轻不懂事,以为摄像机扛在我的肩上,我便成了正义的化身,于是我便可以为所欲为,可以将被采访对象逼上梁山。比如,小说中,姚琐涵采访银行行长的情节,樊玉群大闹扣车场的情节,就是我真实经历的。我一直没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妥,可是当我年岁渐长学会了反思,我认识到我的荒唐和跋扈,我知道我的媒体大棒也许已经伤害了很多人。我不知道那位被我伤害的银行行长和保安现在怎么样了,如果他们能碰巧看到这篇小说,我想在这里对他们说:对不起,请原谅我当年的少年轻狂。

其实,进行这种反思的记者也并非我一人,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记者陈耀文2007年就在他的博客上,讲述了自己对一当事人进行媒体暴力的经过,他也是采用了剪辑的技法,只用了被访对象一句同期声,而对其解释的话一概没用。那个老板说:“你采访我没有?我跟你说了他们的事情没有?你一句都不在节目里播,就给我剩一句‘把灯关喽’,你什么意思?你他妈的把磁带都给我留好了,这辈子倾家荡产我也跟你打官司。”

陈耀文说:“在随后的时间里,那个老板对着我吼的那句话,时不时会在我的耳畔响起,也一次次刺激和逼迫着我往深里想这个问题。我公正吗?我在现场了解的信息就只是这些吗?一个个问号,一个个拉不直的问号。”

跟我一样,陈耀文在他的博客里说:“我觉得该说一声对不起。不仅仅是对那位老板,还应该对当年的观众朋友们说:对不起。为什么说对不起?因为我现在明白了:在这件事情的报道上,我堂堂皇皇地使用了媒体暴力。”

反思之后,我们都不再进行媒体暴力,追求客观公正,还新闻本来的面目。陈耀文说,那件事情之后,他还制作过很多焦点节目,随着对这个问题的深入思考,他越来越注意对时间各方当事人的全面采访,保证每个人在话筒前都有充分的表达,甚至是已经被法律宣判有罪的人,也依然会给他起码的尊重。

反思,这应该是每个新闻工作者都应该做的吧?

实际上,有的人行使了媒体暴力而不自知,有的人为了追求收视率订阅量为了增加广告,而在故意进行媒体暴力,对后者,我无话可说,在经济利益面前,一篇再怎么精彩的小说,对矫正时局都无关痛痒。而对前者,我只希望这篇小说能有一点点借鉴作用,希望我的每位同行在不自觉地滥用话语权的时候,稍微给自己提个醒。

如果能做到这一点,我想这篇小说就算是成功的了。

 

  评论这张
 
阅读(56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