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浩元博客

不站队,讲真话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资深媒体人

等我有钱了,要养几个专家,这玩意儿太有用了,我让他们天天夸我帅。

网易考拉推荐
 
 

被打记者有没有滥用话语权?  

2010-03-26 00:41:01|  分类: 家事国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两天,连续发生两起记者采访权受到侵害的事情,一起是《京华时报》女记者采访火灾时,被保安以“保护安全”为由架走;一起是贵州电视台女记者采访违章女司机时,被对方扇耳光。

舆论自然是一片倒地支持记者的正当采访权力,记协也发文谴责这种暴力行径。

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初闻此事,我自然也是义愤填膺。想当初,我跟同事跟随文化执法大队取缔艳舞表演时被一群烂仔围攻,也曾得到记协领导的慰问和肯定。

可是,当我看了贵州台女记者被打的全部视频时,我的义愤开始动摇,我在寻思会不会存在另外一种可能?

根据新闻,我们看到,在交警处理这位女驾驶员的违法行为时,女记者上前对其进行采访,可她一直回避镜头。

既然回避,就意味着人家不肯接受采访,而记者硬要伸话筒,是不是已经预示了一种道德审判的意味?

固然记者有采访的权力,但是这位女司机也有不接受采访的权力吧?她不是公众人物,不是政府官员,不是那种面对问题必须发言的人,她自然可以拒绝接受你的采访。

在看香港新闻的时候,电视画面上出现的犯罪嫌疑人都是戴着黑头套的,连他们都有起码的肖像不可侵犯的权力,何况只是一个违章的司机?看看我们国内的电视新闻,一点起码的尊重都没有,印象最深的就是去年查酒驾时,一个男人当众脱裤子,而新闻画面里,那人的脸部特征非常明显,任何马赛克的技术都没有使用。

我也做过多年的电视记者,说老实话,也经常遇到这种情况,当年我也是像这位女记者一样,根本无视对方的“不接受采访的权力”,一个劲地递话筒。甚至,我还巴不得激怒对方,让其发作,这样我们的新闻就会有冲击力,就会有收视率,就会有广告,就会有奖金……直到后来,我渐渐冷静下来,知道自己以前那种做法是不足取的,是侵犯他人权利的。

回观贵州台这位同仁,在对方一直回避镜头的情况下,她终于问出了一句:“你的行为是否给贵阳丢脸?”

我怀着一种小人之见,揣度这位同仁,是否跟我当年的想法一样,问这样的问题就是为了激怒对方。

不管其初衷如何,这位女司机的确被激怒了。

我其实很同情她,我觉得很多人在面对这种强逼采访的困境时,都有可能失控。当时,警察将其拦住了,心情已经不爽,周围一大群记者围着,此刻的她完全处于弱势。她所能采取的唯一的抵御措施只是尽量回避镜头,但是当这种问题问出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了,于是她爆发了。

她边说“我怎么丢脸了”边出手打人。

她就是一只被逼急了的兔子。

“你的行为是否给贵阳丢脸?”

看看这个问题,隐含了多么强烈的道德审判啊!记者,在于记录新闻,而不是进行道德审判。

更何况,偶尔违章一次,就给贵阳丢脸了?贵阳的脸这么容易丢?这个罪名会不会太重?

另外,网络、报纸转载此事时,都说女记者如何被打,似乎她一直无力还手。估计看到视频的人会很少,如果看了视频你会发现,女记者进行还击了,她的左手几乎一直掐着女司机的脖子,还有一个画面显示,她试图用话筒打女司机,但是被女司机抓住了胳膊。从法律上讲,她就不是被打了,而是互殴。

但是,各大媒体转载这一报道时,都假装没看见这一幕,而且还说女司机“恶语辱骂”,也许是因为我不精通贵阳话,我只听到女司机说的是“我怎么丢脸了”,实在没听到恶语,也没听到辱骂。

 

再说说那位《京华时报》的女记者,她采访火灾时,被架走了。

我曾经也采访过一次火灾,遇到了类似的情况,保安将我们记者挡在警戒线外面,理由是要保护我们的安全。我当时扛着摄像机,趁保安不注意溜了进去,但是没走多远,就被其他保安拦住了,他们伸出双臂,就是不让我继续前进。我没办法,只好推出来。

保安有保安的难处,他们的任务就是要阻止一切闲杂人等进入火灾现场。

作为一名记者,我们的新闻理想我们的职业素养,都要求我必须拍到第一手的画面,为了一个珍贵的镜头,我们可以不怕死,可以不顾危险勇往向前,可是有人怕我们死!本来火灾没烧死人,万一记者进去碍手碍脚,耽误了消防官兵灭火,或者万一把记者烧死了,那这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不让记者进入火灾现场,既是为记者的人身安全考虑,也是为自己的职业前途考虑。

如果当时保安把我拦住了,但是我依然奋不顾身地往前冲,会出现什么情况呢?第一,被打,第二,被架走。

这篇女记者被架走的新闻,确实看得让人心惊,甚至生出于我心有戚戚焉的感觉。也正因为有这种感觉,我才更注意:当时记者们是在哪里采访?是在警戒线以外还是以内?

火灾是在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北辰路奥体中心西门南侧的一个大院内,这个大院是公共场所还是私人物业?如果是公共场所,警方又设立了警戒线,那么记者在警戒线外进行采访就属于正当采访,他们是无权干涉记者的。如果是私人物业,那么记者进入大院采访,就必须征得对方同意。

我也许不得不说说我的“先见之明”,在我刚完成的一部小说《杀人游戏之媒体暴力》里,就描写了一次类似的火灾采访事件。

 

张所长,名剑南,40多岁。听说精达化学品尝发生爆炸之后,他立即带领几个兄弟赶到现场维持秩序,先把围观群众劝离危险区域,然后拉起警戒线,只准消防队员和警察出入。刘向明赶到的时候,遇到的就是这道警戒线,站在警戒线外,精达化学品厂被一栋高楼挡住,根本看不到里面发生的情况,如果想看清楚,就必须越过警戒线。但是,刘向明被拦住了。

“警察同志,你好,我是《顺宁快报》的记者。”

“不行,里面太危险了,任何人都不能进去。”

“我是记者。”

“记者也不行。”

一盆冷水浇了下来,满腔的热情非但没有熄灭,反而变成了愤怒:“为什么?”

“不为什么,这是我们领导交代的。”

张所长一直在旁边听着警员和记者的交流,他也不吱声,像这种事情,还用不着他亲自出马。

刘向明继续吼道:“你们这是侵犯我的新闻采访自由!”

警员却反唇相讥:“你们什么时候有过自由?”

采访是第一要务,斗嘴是毫无必要的。想通了这一点,刘向明不再跟他争执,瞅个空子一矮身钻进了警戒线,然后便大步流星地往前跑,边跑边把相机的镜头盖打开,只要绕过前面墙角,精达化学品厂就尽收眼底了。可是值守的警员毕竟不是吃素的,一看这个不知好歹的记者竟然闯了进来,便立即飞扑过来,挡住了刘向明的去路。刘向明几次想冲到前面都被挡了回来,无奈之下,他拿起照相机对着警员就是一顿狂拍。

张剑南把这一幕看得清楚,当刘向明嚷嚷着什么采访自由的时候,他就已经很不屑了,这些歌无冕之王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但是作为一所之长,他也犯不着跟这人一般见识,可是等刘向明闯进警戒线的时候,他就怒了。

张剑南疾步走向前,呵斥道:“你什么人?”

“我是记者。”

“哪儿来的假记者?赶快离开这儿,不要妨碍我们公务。”

“我怎么妨碍你们了?”

“这里是救灾现场,任何闲人都不能入内。”

“我不是闲人,我是来采访的。”

“这里危险,出了事我们负不了这责。”

“我不用你们负责!”刘向明越说越激动越来越怒,嚷道,“你赶快让这看门狗让开!”

“你骂谁?”警员怒了,“你他妈嘴巴干净点。”

刘向明举起相机挑衅般地拍个不停,终于警员控制不住自己了,一个耳光挥了上去,另外一只手顺势锁住了刘向明的喉咙,一把将他抵到墙角,接着便去抢夺照相机、照相机是记者的生命记者的武器,刘向明虽然喉咙被锁,兀自奋力抵抗,可他哪儿是两个警察的对手?张剑南观战一会儿,便上前帮忙抢走了相机,删除了刚才拍到的画面,这才把相机还给刘向明。可是刘向明却不依不挠,拿起相机继续往里冲。

张剑南从来没见过这号人,一挥手说道:“铐起来。”

警员立即上前,迅速制服了刘向明,一把手铐铐住了他。

 

写这篇博文,我是犹豫了很久的,作为一名记者,质疑同行的行为,会不会被人视为叛徒?在举国舆论都在支持记者的时候,我写出这样的文章,是不是找K

但是,记者这个职业又要求我勇敢地说出自己的话——尽管我常常说不出——但是,只要有机会,总要试一试吧?就像我在《媒体暴力》之后的“跋”里说的那样:“我只希望这篇小说能有一点点借鉴作用,希望我的每位同行在不自觉地滥用话语权的时候,稍微给自己提个醒。如果能做到这一点,我想这篇小说就算是成功的了。

 

【附】《杀人游戏之媒体暴力》后记:这几年,我学会了反思

http://dabaosun.blog.163.com/blog/static/262240902009112403057367/

 

 

  评论这张
 
阅读(63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