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浩元博客

不站队,讲真话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资深媒体人

等我有钱了,要养几个专家,这玩意儿太有用了,我让他们天天夸我帅。

网易考拉推荐
 
 

十年回首  

2010-06-10 00:36:48|  分类: 日子段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毕业十年,我们要聚会了。跟同事说:“我要回上海了。”同事很不屑:“你一个山东人,什么叫回上海啊?”

我无语。的确,上海不是我的故乡,我是不应“回”上海的,但是上海却有我最美好的记忆,那座城市留下了我大学四年的青葱岁月。

毕业后回过多次上海,但是惟独这一次感觉完全不同,心里装满了期待,脑海里浮现的全是大学时的点点滴滴。飞机降落在浦东机场,乘坐机场4号线,在五角场下车。五角场已经完全不是十年前的样子,心里自然会涌起一阵感伤。十年前的五角场拥挤破旧,却透着一股亲切劲,仿佛隔壁的大妈大婶,而如今的五角场繁华美丽,如同一妖娆的女子,美则美矣,却不敢近焉。我赶紧收摄心神,觉得实在不该如此无病呻吟,我甚至想,孔夫子当年的“克己复礼”是不是有着跟我一样的心理期待?也许每个热内心深处都不希望变化吧,也许每个人都会觉得,旧的永远是好的吧?话虽这么说,可是当我看到五角场边上那座百货大楼的时候,心中又戚戚了,我人生的第一个钱包是一个女同学陪我买的,我们之间并没有罗曼蒂克的事,她之所以陪我,是因为别的原因。

新闻学院已经今非昔比,当年大概只有两层楼的样子,现在则有一大片地,有自己的教学楼、图书馆和青青草地,甚至还有一间像模像样的酒店。我们就在新闻学院的酒店里聚会,我们班72个人,来聚会的有40多人,已经不少了,毕竟大家已经工作,请假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见到每个人,我们都很兴奋,往往伴随着一声声尖叫:“啊,你来了!”

开堂会,是件非常有意思的事,十年前困惑大家的问题,此时一个个抛出来,勾引起大家的好奇心,也把每个人的思绪带回大学四年。

一个女同学问:“那次我晕倒了,到底是哪个男生把我抱到医院的?”

一个男同学问一女生:“咱们班到底都有谁追过你?”问题一出,班上两个男生面露尴尬之色。

吃完饭后,我们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走进校园,来到曾经住过的宿舍楼,这栋不起眼的三层小楼当年差点被拆掉,还好由于某种原因幸存下来了,我们才得以在十年后重返故地。一同学去敲曾经住过的宿舍,可是没人给他开门,于是这位某报社的副刊主编灰溜溜地走了。

十年前,我们吃了散伙饭,喝酒喝酒把自己灌醉,然后一群人醉醺醺地游荡在校园里,游荡到相辉堂,我们大声唱歌,我们大声地哭。相辉堂,是我们的开心之地,也是我们的伤心之处。

十年后,我们没有喝多少酒,我们开心而忧愁地重返相辉堂。当年的“搞笑九段”,如今的某电视台制片人,兴奋地说:“大家注意了,就是这片草地,沈老师当年就是在这里裸奔的,我们按都按不住他。”

老师,我的寝室兄弟,如今的大学老师,今年就要评副教授了。

 

19969月,我们从四面八方汇聚到复旦园,我们认识了彼此;20007月,我们劳燕分飞各奔前程,火车站台上,我们相拥而泣泪雨滂沱。

十年后,我们重聚复旦园,时间是那么短暂。离开相辉堂,我们去歌厅唱歌,然后一个个离开,没有了泪雨滂沱,没有了相拥而泣,我坐在吧台旁,坐在角落里,看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孔,一股淡淡的哀伤在心头慢慢滋生。

我们用了一天的时间,走过了四年的时光。

聚会的时候,不少同学问起我曾经写过的小说,有老师说,那篇小说一直挂在BBS上,据说每一届的师弟师妹都会去翻看。回到深圳后,我又翻起这篇文章,那些逝去的青春扑面而来,那些欢笑,那些悲伤,那些曾经的迷茫、淡淡的哀愁,活灵活现地展现在面前。

为什么我的双眼饱含热泪,因为我对你们爱得深沉。

 

承蒙XXX公司不弃,竟要出版这篇小说了,心里自然是欣喜,但也有一丝惶惶。人是会变的,何况十年的时间并不短。这篇小说是我在毕业前夕写的,那时候我是一个十足的愤青,对很多事情看不惯,于是肆无忌惮地臧否。十年后回首往事,当年的所谓恩恩怨怨已经变成了趣事笑谈。我一度想,是不是进行大规模地修改,后来打消了这个念头,还是保持原汁原味吧,毕竟一切已付笑谈!

这是一本半自传体小说,之所以加个“半”,是因为文中的故事并不全是真的。比如,当年为了表达我的愤世嫉俗的情怀,还把小说中一位兄弟写死了,还好这位兄弟一直宽宏大量,没跟我拼命。他如今已经是新华社某分社的编委了,更不会跟我拼命了。

记得当年一兄弟看了这小说之后,很是愤愤:“你丫的,全实打实写倒也罢了,全虚构也就算了,坏就坏在你真真假假,把那些龌鹾的我没干过的事也都按到我头上。”兄弟骂完我之后,一转头,十年过去了,他成了某电视台的制片人。

毕业十年,才后悔当年读书太少,曾找一位老师给我的小说写书评,她说:“书里书外他都很有礼貌地表示记得我曾是他的老师,当然只是教授如何做记者,不过我对他新闻类课程作业的印象,远不及他当年红极一时的校园网络小说来得深刻——直到今天,他离开校园已然将近十年,那部小说还时常被学妹们作为传承校园文化的入门读物而津津乐道。”

想想当年,还真没认真上过几节课,逃课有之,上课睡觉有之,看小说有之。我想,假如还能再来一次,我一定会认认真真地上完每一堂课,不再逃课不再睡觉不再开小差,可我们都知道,人生哪容得你我假如?

所能做的,只是沉浸在文字里,慢慢地咂摸,独自地品尝。

 

  评论这张
 
阅读(30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