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浩元博客

不站队,讲真话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资深媒体人

等我有钱了,要养几个专家,这玩意儿太有用了,我让他们天天夸我帅。

网易考拉推荐
 
 

6,学人家卫生局长微博开房,你害不害臊?  

2011-07-18 01:10: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学人家卫生局长微博开房,你害不害臊?

窗前站着一个女人,中等身高,体形微胖,发髻挽在头顶,不过已经蓬松了。她姓郭,有一个动听的名字叫玲玲。玲,从玉,从令,本义是用玉声召唤仆人,后来便引申为玉的声音,两个“玲”在连在一起,便是玉相撞的声音,那应该十分动听清越的,可现在玲玲正怒发冲冠,所以声音一点也不清越,铛铛铮铮金铁皆鸣。窗外狂风大作电闪雷鸣,暴雨摔打在玻璃上发出噼噼啪啪的轰鸣声,她背朝窗外,仿佛整个暴怒的大自然都成了她的后台老板,她左手卡着腰,右臂伸得笔直,食指伸出,厉声问道:“你今天不说清楚了,我跟你没完!”

指锋所到之处,坐着一个男人,大概三十四五岁,他蔫头耷脑像是霜打的茄子,任凭女人如何斥责,他就是一声不吭。

郭玲玲继续吼道:“我说呢这一个多月来,你每天晚上那么晚睡觉,老是泡在网上,我还以为你在斗地主,没想到你还跟人家玩网恋,你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就你那怂样,还玩婚外恋!”

“我没有。”男人的话憋在嗓子眼里。

“没有?你大点声说呀!我听不见!”郭玲玲怒气冲冲地说道,“要不是我今天闲着没事用了你的电脑,上了你的微博,我还一直被你蒙在鼓里呢!”

男人此刻很后悔,他干嘛要设置成“记住密码”呢?当初只是为了登录方便,谁知道老婆竟会用自己电脑呢?她哪根筋不对了?以前她都是用自己的笔记本啊!

郭玲玲继续挖苦:“你还真与时俱进啊,什么新鲜玩什么,什么刺激整什么,人家卫生局长微博开房,你也微博开房。你有本事也发微博啊!你要学就学个全套的呀!还发什么私信!你丢不丢人啊你?”

男人还想指责老婆几句,维护一下自己的通信自由,但是话到嘴边他又咽下去了,这时候只能装孙子了。

“说吧,那个……那个什么……‘我还想飞翔’是谁?啧啧,我还想飞翔,真够恶心的。”

“就是一网友。”

“网友?网友都开房了?”

“我们没开房。”

“你们的每条私信我都看过了,你还狡辩!”

“那只是说着玩玩的,你别当真。”

“你哄三岁小孩呢?”郭玲玲叫道,“什么‘虽然我不能给你全部,但是我爱你,恨不得天天守在你身边,听你倾诉你的苦’,操,这么大岁数了,还这么琼瑶,你们害臊不害臊?”见男人不吭气,郭玲玲以胜利者的姿态倨傲地说道,“说吧,她是谁,我希望你亲口告诉我。”

“我不知道她是谁,就是在网上认识的。”

“哼哼,”郭玲玲冷笑一声,说道,“那刚才给你打电话的人是谁?你还跑到阳台上去接。”

“那是程园长跟我谈公事!”

“谈公事?谈公事需要到阳台上去接吗?”郭玲玲说道,“你不说是吧?你去跟告诉那骚货,以后再在微博上勾引男人,就不要发布自己的真实信息!你以为你们私信里没谈工作我就不知道她是谁了?她发了好几条幼儿教育的微博!”

“那你也不能说是程园长啊!”

“她还发了自己的照片!”郭玲玲吼道。

老王没话说了,此时他反而镇静下来,抬起头问道:“你想怎么样吧?”他这种无所谓的态度刺痛了郭玲玲,只见她面色涨红,气得浑身发抖,指着老王说道:“你……你……好啊你!”

正在这时候,门铃声响起来了,老王看了看老婆,小声道:“你别吵了。”

“哼哼,婚外恋怕人知道是不是?我不怕!”郭玲玲像疯了一样去开门,一边大叫着,“让大伙都能听听你的丑事,反正这日子没法过了。”

令她没想到的是,站在门口的正是那个“我还想飞翔”的“骚货”、智多星幼儿园园长程艳!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她大叫一声扑了上去,十指箕张去抓程艳的脸,一边大叫着:“你这狐狸精臭婊子欺人太甚,还找上门来了!”

就在她的十指离程艳的脸还有0.01厘米的时候,程艳猛地被人拉着往后退去,紧接着两只大手钳住了她的双手,她瞪眼一看,竟是警察上门了。

握住她手的是套子,他呵呵一笑,说道:“你这是干什么?”

“警察来了,来得好啊,你们帮我收拾这对奸夫淫妇!”

套子说道:“别激动别激动,老王在家吧?”

老王早已闻讯出来,看到警察上门,中间还夹着一个程艳,他立即明白东窗事发了。他强作镇定,问道:“程园长,你这是怎么了?”

程艳期期艾艾地说道:“我……我都说了。”

猛子说道:“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老王要被警察带走了,郭玲玲这才慌了,拦住了猛子:“你们干什么?你们凭什么抓我老公?”

套子嘿嘿一笑,说道:“你刚才不是说我们来得正好吗?”

“那是我们家务事,你们警察凭什么管?”

老王苦笑道:“玲玲,你把门关上吧,我一会儿就回来。”

郭玲玲迷离着一双泪眼,看着老王被两个警察簇拥着离去,她六神无主了。

走到楼下,迎接老王的是两道冷冰冰充满愤怒的眼神,吕国豪恨不得撕碎了他。他看了看吕国豪,赶紧低下头去。车里突然冲出一个女子,也不撑伞,冒着雨跑到他跟前,伸手就是一个耳光,然后啐了他一脸唾沫。老王知道,那是吕云翔的妈妈,他默默地忍受了。

三辆警车闪烁着警灯,一字排开,冒着瓢泼大雨向前缓缓驶去,雨刷以最快的速度来回摆动,饶是如此,视线还是不明朗,总是迷雾重重。猛子开着车问道:“程园长,你们到底怎么想的?出了意外赔点钱不就完了吗?”

“我……我是被猪油蒙了心啊,”说着话,程艳啜泣起来,老王偷偷捏了捏她的手。她好想偎依在老王的怀里,寻求一点温暖。

老王说道:“警察同志,这都是我的主意。”

“不,是我的主意,我是幼儿园园长,与别人没有关系。”

猛子无奈地摇摇头,懒得再理他们。

套子的车跟在猛子后面,吕国豪夫妻俩坐在后排,只听吕国豪呵呵笑了一声,套子很是疑惑,接着吕国豪的老婆也跟着笑了一声,套子禁不住看了看后视镜,只能看见吕国豪搂着老婆的腰,将她拉在怀里,摩挲着她的头发,两个人都低着头不知道在看什么。只听吕国豪又笑着说道:“你看,这是一岁的时候,你看他多调皮。”

女人也笑了,说道:“我记得,当时我问他在墙上画什么,他说在画爸爸,我说你把爸爸画得好丑哦,然后他就笑了,笑得好傻呀。”

“这是昨天拍的,他在唱歌,你听。”

隐隐约约的歌声从后座传来,童稚的声音交织在风声里雨声里,交织在电闪雷鸣里。

 

我们的祖国是花园,花园里花朵真鲜艳,和暖的阳光照耀着我们,每个人脸上都笑开颜。娃哈哈娃哈哈,每个人脸上都笑开颜。大姐姐你呀快快来,小弟弟你也莫躲开,手拉着手儿唱起那歌儿,我们的生活多愉快,娃哈哈娃哈哈,我们的生活多愉快!

 

吕国豪问道:“刘警官,我儿子唱得好吧?”

套子的眼眶早就湿润了,连声说:“好,好。”声音也是哽咽的。

套子的车后面跟着另外三个同事,他和猛子向所长报告了此事,所长觉得此事重大,便抽调了三人协助他们去挖尸体。

暴雨一直没有停的意思,很多地方都积水了,有的路段还可以趟水过去,有的路段则根本无法驶入,否则发动机就要报废了。他们只好绕路,这样走走停停,一个多小时后,他们终于来到郊区的一座小山下。

猛子看看黑黢黢的天,嘀咕道:“下起来没够了。再怎么走?”

“从这上山。”

这是一条上山的土路,坡势很陡,雨水顺着土路挟沙带泥滚滚而下,猛子拿出对讲机说道:“要上山了,都小心点。”

“知道了。”

猛子缓缓踩着油门,小心翼翼地向前驶去,可是土路泥泞不堪,车轮陷了进去,根本开不动了。

对讲机里传来套子的声音:“他们下车了。”

吕国豪夫妇忧心如焚,他们实在等不及了,虽然知道儿子已经死了,但是他们依然想早点见到儿子,雨太大了,他们不想儿子被淋着。他们走到猛子车前,打开了后门,吕国豪吼了一声:“下来!”

老王和程艳低着头,下了车。猛子喊道:“把雨伞带上。”

吕国豪淡漠地说道:“不用了。”

警察们也跟着下了车,猛子和套子撑着雨伞,但根本不管用,一会儿浑身就湿透了,三个增援的同事倒是武装整齐,每个人都穿着雨衣雨靴,打着手电筒,扛着铁锨。猛、套二人苦笑着对视一眼,干脆把雨伞丢进了车里。

雷声依旧在空中怒吼,暴雨一直没有停歇的意思,山涧里传来轰鸣声,猛子有点担心,可别山体滑坡了呀。

老王和程艳带头,几个人踩着泥浆艰难跋涉,时不时有人摔倒了,旁边的人赶紧把他扶起来。大约走了二十分钟,老王停了下来,指着半山腰一棵大树说道:“就在那儿。”

吕国豪夫妇闻言立即冲了过去,女的喊道:“祥儿祥儿,妈妈来了,妈妈来了。你在哪儿啊?”

警察们赶紧冲到前面去,套子问道:“你确定是在这儿吗?”

老王说道:“是,就是这儿,这棵树我认得。”

“你把具体地点找出来。”

不用老王找了,借着一个闪电的光芒,猛子已经发现了,在那棵树下,一只人脚从泥土中露了出来。

吕国豪的老婆悲痛欲绝,她本来想冲上前去的,可是此刻双腿却像灌了铅一样根本迈不动,她浑身绵软无力靠在老公身上,泪水和着雨水一起流。套子走到他们身边,拍了拍吕国豪的肩膀,劝慰道:“坚强点。”

猛子喊道:“别用铁锨,用手扒。”

猛子和同事们一起徒手扒泥土,泥是下午才填进去的,加上被暴雨冲刷,更是稀松了。正因如此,那只人脚才从泥中露了出来。也正因为那只人脚,让猛子心生疑窦忐忑不安,因为那不是一只小孩的脚。

只扒了一小会儿,尸体就整个被挖出来了。

吕国豪的老婆先是大吃一惊,然后便开心地笑了:“那不是祥儿,那不是祥儿”。她冲到程艳跟前,抓着她的双臂拼命地摇晃,高兴地笑:“程园长,我们祥儿没死是不是?他没死是不是?”

此刻,程艳早已吓呆了,她转头看看老王,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脸。

猛子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老王的声音痴痴呆呆的:“我……我不知道啊。”

“什么叫不知道?”猛子喝道,“你到底埋了几个人?”他现在特别希望老天爷再配合一个闪电增加一点气势,可是老天爷这次没搭理他。

老王说道:“我……我就埋了一个人啊。”

程艳说道:“是啊……我们……我们真的就埋了一个人。”

吕国豪的老婆希望破灭了,她疯狂了,怒吼道:“那你们到底把祥儿埋到哪儿去了?”

“就……就在这儿啊!”

套子问道:“埋得有多深?”

“很深的,”老王说道,“我们……我本来想这座山很少有人来,就想埋到这儿。下午我开着车走到这儿时候,觉得这棵树是最高的,容易记,所以就想埋在这儿了。”

“容易记?”

“我当时也怕事情败露了,要找尸体的话也容易找。”

“然后呢?”

“我抱着祥儿走到这儿的时候,发现这里已经有一个挺深的坑了,我就把……放进坑里,然后……”

没等他说完,猛子就打断了他:“你去挖,继续挖。”

满山的树木影影绰绰似鬼如魅,老王心惊胆颤走到树下,徒手往外扒拉泥土,程艳强忍泪水也跳进坑里跟他一起挖土。

“程园长,我自己来。”

“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别说这些了,主意是我出的。”

套子看了一会儿,也跳进坑里,跟他们一起挖起土来。十几分钟后,套子握到了一只小手。当他们把翔儿的尸体抬到坑外的时候,祥儿妈妈顿时觉得天旋地转晕倒在地,可是被冷水一浇,她又马上醒了过来,声嘶裂肺地狂喊了一声:“祥儿,我的祥儿啊!”

一个霹雳突然炸响,整座小山都跟着颤抖,风更狂了,雨更大了,每个人都在风雨中凌乱了。

  评论这张
 
阅读(5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