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浩元博客

不站队,讲真话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资深媒体人

等我有钱了,要养几个专家,这玩意儿太有用了,我让他们天天夸我帅。

网易考拉推荐
 
 

公务员收黑金纵容黑豆芽威胁采访记者  

2011-08-18 20:14: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文地址:http://dabaosun.blog.163.com/blog/static/262240902011618104417641/


放下电话,贺台长沾沾自喜地要跳起来,反正他一个人占一个办公室,所以也就不需要掩饰自己,坐在位子上傻呵呵地笑了半天。还没笑够呢,电话又响了。

这个电话也是一位副市长打来的,这位副市长姓曹,曹副市长的声音冷冰冰的,冷得贺台长手中的话筒都要结冰了。

“你是小贺吧?”

其实贺台长比曹副市长还要长一岁,但是官场上才不管你多大岁数呢。当贺台长给予了肯定的答复之后,曹副市长便劈头盖脸地质问道:“你们还讲不讲宣传纪律了?你们的党性哪里去了?你们还是不是党和政府的喉舌了?”

“是,是,是,不知道我们哪里做得不对,我们一定改。”

“昨天你们派记者跟着执法去了,是不是?”

“啊?……这个……我还不清楚。”

“一个黑作坊的老板说工商局一个处长收了黑钱,你们记者证实过吗?就这样把视频挂到网络上?你们就不怕侵犯别人名誉啊?”

“这个……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像这样的记者就要严肃处理,有组织没纪律,你们就允许记者随随便便把新闻画面传到网络上?”

“不允许的,不允许的。”贺台长的额头都冒汗了。

“赶紧删掉!”

“是,是!”

“还有今天晚上的新闻,你们要好好把关,”曹副市长又换了一副语重心长的声音说道,“同志啊,现在形势不同以往了,这社会矛盾本来就一触即发,我们可不能在这时候火上浇油啊。”

“好,好,我马上处理,曹市长批评得对。”

挂了电话之后,贺台长就发现了那个坑,坑里面不是针尖就是竹尖,跳进去不死也要搭上半条命,但是你又不得不跳,思来想去,他又觉得奇怪,曹副市长并不管意识形态,他怎么这么关心起新闻的导向问题了?

上网吧,网上有答案。

白石冰上传的视频果然遍地开花了,他本来只是上传到一个网站上,现在几乎每个网站上都有了,而且都被挂到了醒目的位置上,标题是《处长狂言一个电话能让记者丢工作》,或者《公务员收黑金纵容黑豆芽威胁采访记者》,或者《黑豆芽背后是黑处长的黑手》……

看完视频,贺台长一切都明白了。

那个刘枫工作才六年就已经当上处长了,本来一直没有编制,三年前工商局公开招聘时,特地为他量身订造了一个岗位,要求是普通高校全日制本科毕业生,参加相关工作两年,国际会计专业,顺宁宝龙区户籍,男,年龄30周岁以下。结果只有一个人报名,那就是刘枫了,他无须考试而被直接录取。有了编制不到一年,他便被提拔为科长,又过了半年,提拔为副处长,当上处长则是一年前的事。

正所谓“但使龙城飞将在,不如我爸是李刚”,刘枫之所以如此顺风顺水,全是因为他有一个高瞻远瞩的老爸,这个高瞻远瞩的老爸在二十多年前操了一个姓曹的女人,而这姓曹的女人有一个也姓曹的哥哥,这个也姓曹的哥哥当年只是一个公务员,现在则是顺宁市的曹副市长。

想通了这个关节,贺台长就明白了曹副市长为何大为光火。

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扯起萝卜还能带起泥,想明白了曹副市长大发雷霆的原因,他也就明白了万副市长为什么急于报道这位刘枫处长的失态妄语。

前不久,顺宁市委一个常委退休了,要从副市长里选拔一位新常委,江湖早有传言,新常委将在万、曹二人中产生。常委之对仕途中人,正如大米之对老鼠,打破了头都要争的,因为常委更接近权力核心。在这个节骨眼上,如果把刘枫的丑事抛出来,将是对曹副市长的一次重大打击。

现在的问题是,这两人都不好得罪,谁知道哪个人能上、哪个人会下呢?曹副市长也许真的很爱他的外甥,但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也难保他不丢车保帅。何况,即便现在把刘枫免职了,过个一两年甚至半年就够了,照样可以异地为官,不就是个食品安全事件吗?当年的三聚氰胺闹得厉害吧?比这毒豆芽轰动多了,可是被处理的官员最后不都过得好好的?所以,对刘枫来说,即便免职损失也不是很大。怕就怕他收受贿赂是真,被人真刀真枪地抓住把柄了,那他可能真就栽了,而曹副市长丢车也许尚能保帅,要想更进一步则是休想。

可问题是,即便他进不了常委,他作为一个副市长,还是能压得住贺台长的!所以贺台长就很难办,不管得罪谁他都不管。

于是,他就生病了。

他给余榭打了电话,要余榭全权负责之后就病了,他对秘书说自我感觉天旋地转亟需送医,然后秘书就真把他送去了。日后,不管哪一位问起,他都可以把责任推给余榭。

余榭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前几天白石冰做的那条新闻就是这个刘枫打电话来请求不要播出的,虽然话说得客气,但是余榭也不能不卖个面子。此时,他权衡再三也拿不定主意,于是再打贺台长电话请他支招,可是贺台长已经在去医院的路上了,电话是秘书接的,他说贺台长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放下电话,余榭直爆粗口,骂完之后,白石冰正好赶过来了。他长叹一声,说道:“小白啊,你真是给我出了道难题啊。”

白石冰顿时成了和尚,而且有一丈两尺高,因为他摸不着头脑,愣不丁地问:“我什么时候给你出题了?”

余榭解释完之后,白石冰愤愤然道:“管他们怎么明争暗斗呢,反正我们拍到了,你就是不发,网络上也早传开了。”

“你当然希望发了,可是我得为节目组考虑啊。”

“反正你总得得罪一边,就看你想得罪谁了,”白石冰开导道,“要是得罪万副市长呢,你还落下一个没有新闻良知的恶名,你要是得罪曹副市长呢,你还能赢得满堂彩,搞不好一不小心还成了共和国的脊梁。”

“你真是给我添堵,你先把你上传的视频删了,至于转载的网站,就别管了,管了管不了。删完你就赶紧编片子去吧。”

“这么说能发了?”

“你先编出来再说,我再想想。”

  评论这张
 
阅读(66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