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浩元博客

不站队,讲真话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资深媒体人

等我有钱了,要养几个专家,这玩意儿太有用了,我让他们天天夸我帅。

网易考拉推荐
 
 

三门岛两日游(9月23日到24日)  

2011-09-25 01:19:58|  分类: 日子段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坏爸爸

    听说要去三门岛玩,又能坐船,又能玩沙,小宝早已兴奋得不行,心中充满期待。上午还是让她去幼儿园,中午本想早点接回来,后来想她回来后恐怕就不想睡觉了,还不如在幼儿园睡个午觉呢。

谁知道,她压根没睡。

“我一直睁着眼睛,一直睁着眼睛,等爸爸来接我。爸爸怎么还不来呢?还好妈妈来了。”

然后不忘再加一句:“这个坏爸爸。”

下午三点多,把小宝接回家,收拾一下,我们出发了。

 

三门岛两日游(9月23日到24日) - 孙浩元 - 孙浩元新闻悬疑小说馆

 

阿桂叔叔没来

到了台里,见到每个叔叔阿姨,她都很兴奋,往每个人怀里扑。

在这之前,阿桂叔叔给她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要上车了,她兴奋地叫:“阿桂叔叔,阿桂叔叔。”

我说:“阿桂叔叔今天不来,他出差了。”

本来兴高采烈的脸,立即晴转多云,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过了好久她才缓过劲来,重新绽放笑颜。

 

三门岛两日游(9月23日到24日) - 孙浩元 - 孙浩元新闻悬疑小说馆

 

 

 

贴着海面飞

一路跋涉,一个多小时后,到了浪骑游艇会。上次来这儿,大概是2003年之前的事,一路坑坑洼洼,所谓游艇会也不过一两栋破房子。如今,路也修好了,楼也盖起来了,海面上还真的停了很多游艇。据说,这路还是大运会之前才修好的呢。

两艘“大飞”,一个有座位,一个没座位。

我们出发了。

风大,浪急,“大飞”贴着海面疾驶,有时候就像在海面上飞。船颠簸得厉害,我们在船上嗷嗷直叫。陈璐同学腿都快软了,可怜巴巴地叫:“老公,过来抱着我。”

老公说:“我走不过去啊。”

然后,她就颠着了,期间还被颠到地上一次。

我没跟小宝坐一艘船,一度很担心小宝会不会吓哭了,后来两艘船并列时,我们朝对方打招呼,那边有个人朝我们挥手呢,仔细一看,却是小宝。

奶奶和妈妈后来说,小宝在船上可开心了,一颠一颠的,她乐得咯咯笑,又喊又叫。

同船的涛哥老婆,则颠得手都抽筋了。

 

三门岛两日游(9月23日到24日) - 孙浩元 - 孙浩元新闻悬疑小说馆

 

三门岛两日游(9月23日到24日) - 孙浩元 - 孙浩元新闻悬疑小说馆

 

 

 

 

我根本就不相信你的话

半个多小时后,我们终于抵达三门岛,得到了“地主”的热情招待,一顿海鲜大餐充满诱惑地等着我们。

席面上,有各种各样的鱼和螃蟹,蔬菜是自己种的,鸡和猪是自己养的,酒是自己酿的,一切都是原生态。那酒,入口甘甜,微辣,不上头,据说是玉米酒。

晚饭时,一个“地主叔叔”告诉小宝:“这个螃蟹是我刚刚抓上来的。”

谁知道小宝立即回了一句,回得是铿锵有力:“我根本就不相信你的话。”

这句话几乎要成流行语了,悲催的是,有同事名王颖者,竟把这话用在了我身上:“我根本就不相信你的话。”起因却仅仅是因为一组所谓的“艳照”,而那“艳照”根本不是我拍的,真是郁闷极了。

三门岛两日游(9月23日到24日) - 孙浩元 - 孙浩元新闻悬疑小说馆

 

三门岛两日游(9月23日到24日) - 孙浩元 - 孙浩元新闻悬疑小说馆

 

 

三门岛两日游(9月23日到24日) - 孙浩元 - 孙浩元新闻悬疑小说馆

 

 

小宝发威了,不许欺负我爸爸

玉米酒很甜,喝了不少,最后几个坏人要“灌”我酒了,然后我跑了,岩哥把我追了回来。

我半推半就地走向酒桌,看到小宝,立即叫她:“小宝,快看,快看。”

当时岩哥轻轻地推着我向前走,小宝看了看,也没当回事。

演得太不像了!

于是,我使劲向后退去,还大喊着:“不要啊。”

岩哥上当了,他见我退,自然使劲推我。

于是两人相持不下,小宝立即从椅子上跳下来,咬牙切齿地扑上了岩哥。

岩哥只好松开了我,去对付小宝去了。

后来还是我劝架,把小宝劝回去了。

 

三门岛两日游(9月23日到24日) - 孙浩元 - 孙浩元新闻悬疑小说馆

 

 

鱿鱼掉下了眼泪

岩哥很生猛,他的生猛让很多人目瞪口呆。

晚饭后,我们去钓鱿鱼,其实主要是看别人钓鱿鱼。我们刚到岸边,就有“地主叔叔”钓上了一条鱿鱼,我们兴奋地拍照,那个可怜的生灵一双乌溜溜的黑眼睛毫无光彩,几个爪子软绵绵地耷拉着,一副无辜受累的样子,

岩哥抓着鱿鱼,说:“这个可以吃!”

然后上嘴就咬,硬生生把一个爪子给咬了下来,据江湖传言,鱿鱼被吃掉第一个爪子的时候,眼泪都掉出来了。

一向视岩哥为超级好男人的杨盈盈同学看傻了眼,说他残忍。

姜曦同学一边听着埋怨声,一边咬下了另外一只爪子。

后来,那只鱿鱼就跟“人彘”一样,啥都没了。

 

三门岛两日游(9月23日到24日) - 孙浩元 - 孙浩元新闻悬疑小说馆

 

 

 

 

夜钓鱿鱼

小宝在岸上跑来跑去,我们很担心。尤其是,她还要钓鱿鱼,硬是要抓着杆子站在岸边,我们只好一直拉着她不放手。

但是这家伙根本就没耐性,站了一会儿,没动静,说道:“哎呀,我不要这个了,我去那边看看。”

然后跑到另外一个叔叔那里要鱼竿,如此折腾来折腾去,把我们累坏了。

 

三门岛两日游(9月23日到24日) - 孙浩元 - 孙浩元新闻悬疑小说馆

 

 

 

贵哥哥醉了

刚准备离开,发现贵哥哥竟然躺在岸边打电话,那岸边可不是一般的岸边,那其实一个码头,90°直角,离海面大约七八米远。

他躺在那里打电话,岩哥赶紧把他拖下来了,只听到他在用英语、粤语以及普通话跟女朋友打电话了。

小宝去拉她,用尽了吃奶的力气,但无济于事。

 

三门岛两日游(9月23日到24日) - 孙浩元 - 孙浩元新闻悬疑小说馆

 

 

 

大哥哥,我们去捉泥鳅

多功能厅,唱歌。

鉴于我五音不全,所以待在屋里跟钟威、姜曦聊天,基本上都是八卦别人。然后便传来儿歌的声音,我立即奔了出去,冲向多功能厅。

果然是小宝在一展歌喉,唱的是《捉泥鳅》,这是她第一次拿着话筒唱歌,更是第一次唱卡拉OK,小宝感觉很好,还有叔叔给她献花,让她无所适从。

奶奶本来在屋里,也跑了过来给她捧场。

最后得分76分,小宝赢来满堂喝彩,然后估计又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三门岛两日游(9月23日到24日) - 孙浩元 - 孙浩元新闻悬疑小说馆

 

 

 

吹着海风杀杀人

空气真好,海风吹着,特别凉爽。

我们将桌椅搬到空地上,吹着海风开始杀人。

有一局,冒出五六个警察;

有人玩糊涂了,指认法官是凶手,法官杨盈盈表示压力很大,指认她的是姜曦;

警察认人后,明明认对了,法官却给了一个错误的手势,此法官也是杨盈盈;

警察认第一个人时,法官给出了错误的手势,她紧接着又要认第二个人,法官告诉她:“一次只能认一个。”大伙都笑了。该警察是王颖。

 

三门岛两日游(9月23日到24日) - 孙浩元 - 孙浩元新闻悬疑小说馆

 

 

 

床的保卫战

刚才说到贵哥哥醉了。

醉了的贵哥哥被人放到了床上,我们杀人杀到两点,准备睡觉了,他醒了,迷糊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只记得躺在了岸边,至于怎么回来的,则一概不知。

醒了的贵哥哥开始亢奋了。

结果,他出了房门之后就回不去了,陈喆同学睡得跟猪似的,任凭怎么敲门,他就是不醒。

隔壁房门开着,没人在。

贵哥哥径直进去了,往床上一躺,就是不肯走了。

然后王颖犯愁了,这晚上怎么睡啊?

折腾半天,最后终于把陈喆敲醒了。

 

小宝的梦话:我讨厌爸爸

晚上没睡好,可能是喝了酒的缘故,一直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然后听到小宝梦话:“我讨厌爸爸。”

“你为什么讨厌我?我怎么惹你了?”

妈妈说:“别说话!”她是对我说的。

结果小宝嗷嗷叫:“我就说,我就要说话,我讨厌爸爸。”

我真是郁闷,不禁回想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可是我没做什么啊!

早晨醒来问她,她就不说话了。

 

买海鲜,捡贝壳

吃完早饭,我们去买海鲜,渔村就在住处附近,全是活蹦乱跳的新鲜货。

螃蟹是刚捕上来的,我们围着一条船,差不多买光了。

因为在福田农批买菜被坑怕了,奶奶随身带了弹簧秤,结果一点都没少,还是渔民诚实啊!

渔村旁一个小海滩,贝壳特别漂亮,奶奶给小宝捡了很多。

 

三门岛两日游(9月23日到24日) - 孙浩元 - 孙浩元新闻悬疑小说馆

 

三门岛两日游(9月23日到24日) - 孙浩元 - 孙浩元新闻悬疑小说馆

 

 

 

 

把爸爸卖了吧

乘车去海滩。

路上,我跟小宝打嘴架了,起因不记得了,结果是小宝要把我卖了。

我说:“好吧,我看看谁买我,我给其他小朋友当爸爸去。”

“哼,当就当。”

到了海滩,很漂亮,沙子很细。

很多人穿了泳衣,疯狂地跳进了海里,没穿泳衣的只能在岸边拍拍照。

我正给大伙拍照了,岩哥、辉哥、宇宁、陈喆、钟威、桂乾把我围住了,岩哥首先将我相机夺走,其他人则把我往海里推。

我大叫着有手机,然后掏出手机奋力向后抛去。

还好,力度够,落到了沙滩上。

当时,小宝正在玩沙,玩得可开心了,突然见到一群人向我扑来,然后把我往海里推,急得大哭,向我跑过来,也不管海水打湿了裤子,甚至不管海水有多深。还好蒋玲同学就在附近,赶紧拦住了她。

小宝在岸边哭着,喊着:“爸爸,爸爸……”

我赶紧回到岸上安慰她,告诉她叔叔跟我闹着玩呢,她这才不哭了。

后来,她说,她之前说把爸爸卖了,以为叔叔们真的要卖我呢。

 

三门岛两日游(9月23日到24日) - 孙浩元 - 孙浩元新闻悬疑小说馆

 

三门岛两日游(9月23日到24日) - 孙浩元 - 孙浩元新闻悬疑小说馆

 

 

下饺子了,看D

继我落手之后,我也加入了坏人的队伍,开始拖其他人下水。

首先是陈璐的老公,我们假装若无其事地打着沙滩排球,将球打到了他身边,当时陈璐正趴在他腿上,我们先把陈璐拉开,然后几个人抱着他丢到了水里。

第二个是王颖,第三个是杨盈盈。

由于已经有两个落水了,所以两人早已警觉了,一看到我们往岸上走,两人就落荒而逃。这时候,计谋用不上了,只好用强力了。

然后……

我们开始看D了。

本来还准备把小宝妈妈也拖下来,但是怕小宝再哭,所以就放过她了。

还有几人,怕拖下水后引来鲨鱼,也放过了她们。

 

三门岛两日游(9月23日到24日) - 孙浩元 - 孙浩元新闻悬疑小说馆

 

 

诡异的手机<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被下海之前,我把手机奋力丢到了岸上,据迟琳说,手机在空中划了一个优美的抛物线,然后落到了沙滩上。

划完这个优美的抛物线之后,手机就坏了,坏得很奇特,没有关机,屏幕还亮着,但各个键的功能都失效了。

为了证实手机到底坏到什么程度,我让辉哥打我电话。

打通了,铃声是小宝的《咏柳》。

但是,我接听不了,也无法挂断。

更离奇的是,辉哥挂了电话之后,我的手机还在响。

用其他电话打我手机,打通了。

但是,我的手机还在《咏柳》。

我带着手机在走廊里走来走去,于是,《咏柳》便一遍一遍地回荡在整个走廊里。

很多人说:你可以把电池拔下来。

然后我越发悲催:电池是内置的呀。

后来,还是辉哥帮忙,终于把手机给关了。但是再打开,还是死机状态。

直到下午回到家,用电风筒吹了一下,这才恢复正常。

 

 

小宝,淡定姐!

午饭后,我们返回了。

这次我跟小宝坐一条船,刚开始的时候,她照样很兴奋,随着“大飞”的颠簸而欢呼雀跃,可是后来,小家伙困了,一点精神都没有,任凭船颠得再怎么厉害,任凭大人叫得再怎么欢,她也一副宠辱不惊的样子。

淡定,真淡定!

 

三门岛两日游(9月23日到24日) - 孙浩元 - 孙浩元新闻悬疑小说馆

 

 

 

 

电视台又有坏叔叔了

回到家后,小宝说:“爸爸,电视台有个坏叔叔,把我的蓝精灵都给删除了。”

她说的是手机游戏蓝精灵花园。

“哪个坏叔叔啊?”

“我不知道,就是电视台的。”

“他长什么样啊?”

“穿着白衬衫,”她两只小胖手挤着自己的胖脸蛋,继续说道,“脸是长方形的,穿着裤子,是个男的。”

“嗯,叔叔一般都是男的,”我想,一般也都会穿裤子的吧?“我到网上给你问问,看看是谁把我闺女的蓝精灵给删了。”

“好。”

我发了微博,然后——

辉哥说:“肯定不是我,小宝都叫我辉哥的。”

钟威说:“那肯定不是我了。”对,他的脸不是长方形的。

陈喆说:“你问问她那个叔叔帅不帅。”

我问了,小宝说:“那个坏叔叔,还帅?帅什么帅啊?”

陈喆知道后说:“那肯定不是我们干的,我们都帅得一塌糊涂。”

……

至今还没人自首,明天我准备把照片给小宝看,让她指认“凶手”。

 

 

三门岛两日游(9月23日到24日) - 孙浩元 - 孙浩元新闻悬疑小说馆

 

  评论这张
 
阅读(4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