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浩元博客

不站队,讲真话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资深媒体人

等我有钱了,要养几个专家,这玩意儿太有用了,我让他们天天夸我帅。

网易考拉推荐
 
 

你们误会了莫言  

2012-11-22 01:17:50|  分类: 光影墨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莫言获奖,引来很多人质疑,因为他是中国艺术研究院文学院院长、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按照民间说法,他是体制内作家。

一个体制内的作家怎么有资格获奖呢?何况他还抄写过一份臭名昭著的讲话!

在很多人眼里,体制内作家都是“歌德派”,除了歌功颂德不会干别的事,甚至他们生来就是干这些事的,不干这种事,他们就没有活路,甚至找不到人生的方向了。

歌德派基本上都在体制内,这一点基本上毋庸置疑;但是体制内未必都是歌德派,《尘埃落定》的阿来是四川省作协主席兼任中国作协副主席,《白鹿原》的陈忠实也是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写下《活着》、《许三观卖血记》的余华则就职于杭州文联……他们都是体制内作家,他们都敢于直面历史,解剖人生。

这其中,当然也包括莫言。

无论是《红高粱家族》、《丰乳肥臀》,还是《酒国》、《四十一炮》、《生死疲劳》,莫言的作品关注我们过往的历史,更着眼于丑陋的当下,当东莞传出婴儿宴的时候,我们怎能不想到酒国,当七个月大的胎儿被强行引产时,我们怎能不想到《蛙》?

中学课本上的历史与真正的历史大相径庭,充满了无耻的谎言。莫言跟他的同时代人一样,敢于以相对中立的姿态,描写抗日战争、国共内战,在《生死疲劳》中,更是以畜生的眼光,看待新中国一段段荒谬的故事。

 

其实,误会莫言的,又何止国内那些没有读过莫言作品的所谓读者?诺贝尔评委会其实也误会了莫言。

莫言作品的风格,国内外的文学评论家一致认为是“魔幻现实主义”。

魔幻现实主义文学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前后在拉丁美洲兴盛起来的一种文学流派,在体裁上以小说为主,大多以神奇、魔幻的手法反映拉丁美洲各国的现实生活,“把神奇和怪诞的人物和情节,以及各种超自然的现象插入到反映现实的叙事和描写中,使拉丁美洲现实的政治社会变成了一种现代神话,既有离奇幻想的意境,又有现实主义的情节和场面,人鬼难分,幻觉和现实相混”。从而创造出一种魔幻和现实融为一体、“魔幻”而不失其真实的独特风格。从本质上说,魔幻现实主义所要表现的,并不是魔幻,而是现实。

《生死疲劳》可以说是莫言魔幻现实主义的登峰造极之作,“我”是土地改革时被枪毙的一个地主,认为自己虽有财富,并无罪恶,因此在阴间里为自己喊冤,阎王许“我”不断地经历着六道轮回,一世为人、一世为马、一世为牛、一世为驴……每次转世为不同的动物,都未离开“我”的家族,离开这块土地。小说正是通过“我”的眼睛,准确说,是各种动物的眼睛来观察和体味农村的变革,时间跨度是1950年到2000年。

《蛙》是莫言最新的作品,可能也是最容易被外国读者误会的作品,他们很可能会以为,这又是一部魔幻现实主义作品,因为小说中的逼人流产、赶尽杀绝、拆房毁地等等情节,可能对西方读者来说是天方夜谭,只能归为魔幻。但是对生于斯、长于斯的中国读者来说,每一个细节都是血淋淋的现实,毫无魔幻可言,《蛙》就是一部直面计划生育政策的现实主义力作。

你们误会了莫言 - 孙浩元 - 孙浩元博客

  

《蛙》中的姑姑是可恨的,很多人说她也是制度的受害者。

在我看来,“制度的受害者”是最美妙的遁词,可以轻轻松松地将自己犯的罪行推给制度,自己落了个光明磊落,毫无负疚之心。人之所以成其为人,总该有点主观意志,有点理性精神,有点起码的良知、道德以及一点点的恻隐之心。当姑姑对那些计划外产妇围追堵截时,难道心中的党性已经彻底驱逐了人性、母性和一切善良的品性吗?一个心中只有党性的人还能算作人吗?当她拆人家的房子、逼人家流产甚至搞出了两条人命的时候,难道她从来就没想过自己是个人,而不是国家的螺丝钉?

很多事情其实做顺手了,其动机就会发生莫名其妙的变化。

比如美国的死亡医生杰克·凯沃尔基安,他支持安乐死,1990年第一次执行安乐死任务,到1998年,他协助了130余位患者自杀,从而得到“死亡医生”的绰号。

在根据此事改编的好莱坞电影中透露,有些患者本来选择了安乐死,但临死时又改变了主意,杰克·凯沃尔基安被指控“依然强行继续安乐死程序”。

如果真有此事,我想,死亡医生在帮助他人安乐死的过程中,渐渐地开始追逐数量上的不断增多,以此作为自己骄傲的资本,甚至根本不需要骄傲,就需要数字,为了数字而数字!

就像《蛙》的姑姑,最初可能美其名曰,为了完成党交给的任务,所以必须逼人流产;后来,干的坏事渐渐多了,人也麻木了,甚至也开始追求数字上的辉煌了,于是更加积极地投身到追杀计划外产妇的革命行动中去。

  评论这张
 
阅读(4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