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浩元博客

不站队,讲真话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资深媒体人

等我有钱了,要养几个专家,这玩意儿太有用了,我让他们天天夸我帅。

网易考拉推荐
 
 

《旧山河》别出心裁,以古讽今  

2012-12-10 01:20:25|  分类: 光影墨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初读《旧山河》,感觉朋友的推荐也不过尔尔,甚至篇首刘瑜所作之序都有过誉之嫌。多读得几篇,便渐入佳境,时不时在心中为作者之立论叫一声彩。

我们常说以史为鉴,但真正能做到以史为鉴的少之又少,这事从心理学的角度也能讲得过去,没人会主动将负面的事情往自己身上套,而总是想当然地以为那都是说别人的。写小说时,总怕有人对号入座,实际上也的确有人对号入座了,但是只要你写得不是特别明显,则没有人对自己的座,而总是对别人的座。“以史为鉴”也是如此,每个人都会嗷嗷叫上几句,却从来没想过,这“史”也是可以为“我”所鉴的,而大多时候,我们都以为,“以史为鉴”是统治者需要做的,而无关我们。

其实,我们错了。

刀尔登的《旧山河》是他的评论集,每一篇评论都有若干个历史故事。从历史故事里得出一些符合当代价值观的结论,是这类评论的题中应有之义。刀尔登的吸引人在于,很多我们烂熟于胸的历史典故,他总能别出心裁得出一些不一样的结论,又暗合了“以古讽今”的韵味。

刀尔登所讽之“今”有的已经不知何物,有的还历历在目。我读刀尔登,又从他之所“讽”中,看到了我所处的当下时事。

比如,地域歧视。

占海特的事情最近闹得很大,网上舆论分成两派,激烈交锋之后开始恶意谩骂,发展至今,占海特的爸爸都被抓了。虽说交战双方言辞激烈、恶意想象,甚至一方直呼对方为“蝗虫”,但可喜的是,双方都在围绕“公平公正”做文章,他们没有人公然反对公平公正,而只是以自己的利益为出发点,给“公平公正”下定义,为其设定内涵、外延。虽说有的立论很荒诞,但毕竟大家还都是穿着衣服骂架,而不是脱了裤子撒泼。

来看刀尔登对地域歧视的评论:地域的话题,有时是危险的,有时是有趣的,尽管任何时候都是无聊的。肆口批评其它地方的人,既排遣心中多余的恶意,又可以取悦自己的族群,自古是人们喜欢的娱乐。

在提到历史上南北之争的一次辩论时,刀尔登评论说:话说得越铿铿锵锵,越显得有所不能自喻,不然为什么这么愤怒?……人常以攻击性的行为掩饰不安。

是啊?为什么这么愤怒?以致于谩骂自己的同胞为“蝗虫”呢?

 

刀尔登的史论,有讽上的,更多是讥下的,而这“下”,包括更多曾经的我,或许也有现在的我。

上网看看,多慷慨激昂之论,正如我之当初。刀尔登的评论,多有暗讽这种愤愤之音,指出其“旗袍下藏着的小”来,而这“小”,可能之前我们未必知道。

 

【摘抄笔记】

将自己委身于人,一大好处,是道德上不用自决,十分省心。

 

便在今天,辨别真相,也是累人的事。容易的办法,还是把自己从这一负担解脱,让别人来告诉我谁是坏人我只负责吃掉他。

 

自居为弱者的人,堕落最快。起初只是忿激不平,下一步就允许自己做各样的坏事,因为他觉得,反正自己是受了委屈的一方,做什么都有情可原。

 

人对自己不满,多半要移怒于他人。

 

那时的舆论很严厉,如果谁有一点丑闻,大家一拥而上,深揭猛批,尽性而去,好比一群道德的掠食者,每天在等新食物,一发现别人的毛病,立刻精神抖擞。 

 

关于《金瓶梅》里的生活情景,刀尔登评论说:我们仍在认为那样的生活是丑恶的,只是因为我们自以为是有德之人,残存的一点道德观,尽管不足以使我们做起事来更加高尚,却恰够评价别人。

 

改善自我评价最便捷的办法,是发现别人的错处,力批之,特别是对那些自己也犯过、有可能犯、想犯而不敢犯的错误,更要大力挞伐,所以,通常我们看一个人最喜欢抨击哪类事情,便猜他最受哪些事的吸引,可有一半的准确率。

 

按老传统,专擅咒骂的,是中年以上的女性,以为弱者的武器。这些年有了网络,才知新一代小伙子骂起来人,须眉不让巾帼,污秽尤远过之,未免为两千年中没有过的新局面。

 

这个人在礼法松动之际,发现自己比先前自由了些,但这自由的用处,似只是增加烦恼,因为他不喜欢多歧,只担心亡羊,手脚松脱,立时无措,不知向何处去,也不想往别处去,可以决定自己的一些事情,顿觉无力,可以发表主张,才知无话可说,羡慕别人个性的丰富多彩,又怕他们脱笼而逝,把自己甩在后面。多了些机会,眼看着别人抢先用了,想来想去,还是宁可相濡以沫,怕就怕别人游于江湖,把他剩在涸辙里。

 

《旧山河》别出心裁,以古讽今 - 孙浩元 - 孙浩元博客最糟糕的情况,还属明末。那种国家权力,经历了一千多年,已把社会浸透了,改造了;当它堕落时,整个社会也一同堕落,它腐烂时,从天南到地北,社会生活的每个地方,一齐发出臭气来。那时的合格暴民,不仅反贪官,反皇帝,也反社会。在他们眼中,可恨的很多,可尊敬的几乎没有,不乱杀乱抢,还指望他们做什么呢?

 

多数时候,人并不是按照事实改变自己的看法,而是相反,按照看法选择事实。我们有一种能力,可以坚持明确或隐约知道其为错的东西,而不觉得难为情,相反,倒佩服自己的坚定。瞧,我是多么勇敢呀,我在21世纪还坚信大地是驮在大象的背上。

 

按现在一些人的逻辑,司马迁是汉奸。因为他不喜欢本朝的政治,而不爱政府就是不爱国,不爱国就是汉奸,何况他又是汉代人。

 

后世的人,一想起来就批评杨朱的“一毛论”,说给他天下他都不换,太自利了。其实一个自利的人,给他天下的万分之一,要他一万根毛都是可以的。只是那样的好机会,哪里会经常有呢。童话里说,森林里有许多光溜溜的动物在行走,很不体面。它们的毛,并不是一起拿去换天下了,而都是一根一根地给拔走的。

 

一种观念是泛德论,以为道德冲突乃是社会冲突的主干,我们的失败,不是自己无能,而是有坏人在捣鬼。明朝政治一塌糊涂,捉坏蛋运动便格外蓬勃;反过来说,因为捉坏蛋运动太蓬勃,所以一塌糊涂。嘉靖后期政治失败,不能不有替罪羊。 

 

 

 

  评论这张
 
阅读(4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