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浩元博客

不站队,讲真话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资深媒体人

等我有钱了,要养几个专家,这玩意儿太有用了,我让他们天天夸我帅。

网易考拉推荐
 
 

《批评官员的尺度》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2012-02-20 22:34:01|  分类: 光影墨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批评官员的尺度》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 孙浩元 - 孙浩元新闻悬疑小说馆

 在微博上看到这样一段话:15年前,街上没那么多威风八面的城管,巷里没那么多飞扬跋扈的拆迁,医院中没那么多生不如死的绝望眼神,衙门里没那么多贪婪的恶吏,法庭上不会站着没有原告而被判死的吴英,官场上不会有去美领馆递状子的高官,看守所没那么多神奇古怪的奇异死,生活中什么都没实名还挺和谐,只因那时,邓公活着……

我觉得说出这番话的人,不是浅薄无知,就是用心险恶。

首先,15年前那些事情未必没有,只是那时候信息比现在更闭塞,我们不知道罢了。如今,这些丑陋现象经常见诸报端,虽然恶,却也足见社会之进步、之开放。

其次,15年前也许真的没有那么多拆迁,那是因为社会还没发展到一定阶段,到了这阶段,必然会出现这种恶,凡此种种,跟邓公有什么关系?

为了这条微博,我跟朋友争论起中国人是不是喜欢向后看的问题,我觉得中国人自古就有这种厚古薄今的倾向,比如孔老夫子孜孜不忘要克己复礼,自此之后两千年,三皇五帝时常见诸史册,提起时都说那是一个黄金时代,尽管那时候的人们可能连裤子都没得穿,整天扎条芭蕉叶子满地跑,甚至就连韦小宝都忍不住要鸟生鱼汤一下,及至现在,三皇五帝鸟生鱼汤不提了,开始念念不忘毛太祖了,觉得文攻武斗饿肚子的日子真是美妙,如今,又开始邓公长邓公短了……其实不过是厚古薄今的思维定势换了面纱重新披挂登场罢了。

这些年到底是进步还是后退,我觉得还是熊培云先生说得好,他说如果我们放开视界,就会欣喜地发现,这个铁板一块的社会,其实已经在进步了。

 

100年前,中国还有凌迟,50年前,中国还在喊万岁,40年前,中国还在破四旧,30年前,中国还不许跳舞,20年前,中国还在争论姓社姓资,15年前,中国还没有普及互联网,10年前,中国还有收容遣送条例,5年前,中国还没有物权法,两年前,中国还没有微博,一年前,中国还没有通过城乡居民选举同票同权……社会终究是在进步。

 

之所以想到这些,是因为我开始翻看《批评官员的尺度》。书是昨天才开始翻的,但是已经忍不住有很多话想说。

  

1960年,因为一则批评性广告,警察局长沙利文以诽谤为由,将《纽约时报》告上法庭,并申请巨额赔偿。两审失利后,几乎被各地官员相继提起的索赔逼至绝境的《纽约时报》,奋起上诉至联邦最高法院。九位大法官在“《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中力挽狂澜,宣布“对公共事务的讨论应当不受抑制、充满活力并广泛公开”,维护了媒体、公民批评官员的自由。《纽约时报》资深记者、两度普利策奖得主安东尼·刘易斯以翔实史料、生动笔触,系统回顾了这起新闻自由史上的“里程碑”案件,并循此为线,串接起美国民众关于言论自由的司法抗争历史。

 

想想这些年发生在神州大地上的各种咄咄怪事吧!

 

2008年5月,河南灵宝市政府违法“租”用了大王镇农地28平方公里,约3万余农民将失去土地。身在上海的青年王帅多次举报无果后于09年2月12日网上发帖,因言获罪,3月6日灵宝市网警跨省来到上海将其抓捕。

39岁内蒙古男子吴保全因为网上发帖批评政府违法征地被两次“跨省追捕”。

2010年11月23日,在甘肃省图书馆工作的图书馆助理馆员王鹏,被宁夏吴忠市利通区公安局以涉嫌诽谤罪刑事拘留。

……

 

各种跨省追捕之下,谈何“批评官员的尺度”,连一点可能都没有。

这样一本书能引进中国,或许会对各级官员有种警醒作用。

……或许没有!毕竟体制不同,跨省也就跨省了,官员不会因此丢掉乌纱帽,即便偶尔被风吹落,过个一两年,照样官复原职。

但是,尽管这种书对官员们的作用不大,但它毕竟引进到中国了,这本身就是一大进步,要知道,书里面讨论的是我们很忌讳的言说的自由——相关的词汇在网络上还依然是敏感词,而国家合法出版物已经开始介绍、讨论此事了。

更重要的是,翻译此书的译者何帆不是无官一身轻的学者,而是最高人民法院的法官,他在序言中提到,他的很多同事都喜欢这本书,这让我看到,居庙堂之高者,也并不都是冥顽不灵的,其中毕竟有很多人跟我们一样在向往着自由、法治。这样的人多了,我们的社会就会有希望。从上到下的改革,风险最小;从下到上的革命,则很容易战乱,这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

在序言里,何帆引述了一个中国法官的判词:这个社会对媒体的容忍有多大,这个社会的进步就有多大。一个文明、民主、进步的社会,都应当充分发挥传媒的监督作用。

在法治层面,虽然还有不明不白的李庄案,但我们同样应该看到,还有很多有良知法官,在为这个社会的进步做一份贡献,他们在为媒体的监督作用保驾护航。

但是!

相比之下,一些媒体反而却像烂泥扶不上墙的刘阿斗,他们最擅长的就是挥刀自宫,以此向主子表忠心,说:“瞧,我根都没了,怎么还会批评您呢?”大概从去年开始,全国各地很多地方的媒体都开始要求记者编辑微博实名制,今年又有部分媒体要求编辑记者上报微博账号,以便于经常性地监控!

这还是媒体吗?

虽说很多媒体现在做的不是新闻而是宣传,但是也不至于奴颜婢膝以至于斯吧?

再对比何帆等中国法官还在为媒体的言说开拓边界,这些媒体真是情何以堪如何自处啊?

 

  评论这张
 
阅读(4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