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浩元博客

不站队,讲真话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资深媒体人

等我有钱了,要养几个专家,这玩意儿太有用了,我让他们天天夸我帅。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村庄里的中国》驳斥国民劣根性  

2012-03-21 14:37:42|  分类: 光影墨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村庄里的中国》驳斥国民劣根性 - 孙浩元 - 孙浩元新闻悬疑小说馆

 十多年前,我逃离了农村。之所以用“逃”,是因为我真的厌倦了繁重的农活。作为农村的孩子,只有寒假才真正属于自己,暑假里,总是要上山干农活的,锄地、浇水、打农药等等,平时的周末也闲不住,如果你安安生生地待在家里而父母在山上干活,自己都会不好意思。

总有厌烦的时候,记得应该是上学的时候,一年秋天,家里收花生。母亲推了满满一车子花生,要上一个个很大很大的坡,我在前面拉绳……至今记得当时那种厌烦的感觉,我恨不得把绳子拉断!

风吹不怕,最怕日晒,那真正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真正是汗滴禾下土。

所以,逃离农村,我毫无眷恋。

而且,我的村庄也没有荒芜,没有沦陷,我周边很多村子也是依然生机勃勃。

从这两方面来说,我很难有熊培云在这本书里的切身体验。

村子里大部分年轻人也都是进城务工去了,但是没有出省,甚至连市都没出,都是在县城、市里干活的,离家近,经常回家,周末的时候,还会回来干点农活,也就不存在村庄荒芜的问题。

我工作之后回家,有两次正好遇到换届选举前夕,我的堂兄弟们正在搞串联,磨拳霍霍地准备去参选呢。可惜的是,到投票的时候,我往往已经离开了老家,至今没看到一次村民直选的盛况。

《一个村庄里的中国》让我看到了另外一种农村。熊培云老师在书中描写的情境,此前在新闻报道里也都有所涉及,只是熊老师论述得更透彻,记述得更全面。

熊老师的书我都看过,每本书都获益匪浅,甚至可以说每一本都对我有所改变。在我看来,熊老师是一个冷静的乐观主义者,他看到了全部问题所在,看到了黑暗,但是同样看到了光明。在读他的《重新发现社会》《自由在高处》之前,我没有看到任何光明。

有趣的是,《一个村庄里的中国》正文只是给我打开了一扇扇窗,让我把农村问题看得更透彻,但是对我却没有什么大的改变。反而,在其《后记》一段文字却让我眼前一亮,并试着检讨自己。

这就是关于国民性的问题,更确切的是,国民劣根性。

此前,我跟很多人一样,时不时对国人抱持一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高高在上的姿态,也经常对所谓国民性进行冷嘲热讽。但是熊老师却说,所谓国民性问题根本就是个伪命题。

 

当农民被逼下跪,我看到的不是国民性,而是强权不被遏制;当市民不排队,我看到的不是国民性,而是公民教育缺失;当一位老人摔倒在街上却没有人敢去扶起他,我看到的不是国民性,而是法院此前的裁决没有守住社会正义的底线;当海选出现混乱,我看到的不是国民性,而是民主需要持之以恒的训练。

……有个现象值得一提——坚持国民劣根性论者,很少会说自己有劣根性,自己做错什么皆情有可原,皆可就事论事。只有抽象到所谓中国人或者具体到其他人时,这些人才会大谈国民劣根性。

……没注意到么?在中国,一些拒绝实质性变革的政府官员会大谈中国特色,而高高在上的社会贤达大谈国民性,二者实为一丘之貉,即都是让中国人的精神矮化于人类的基本价值。所以我说,中国若要进步,现在亟需讨论的是如何搬走这两块观念上的绊脚石,理清历史与现实的脉络。唯其如此,才可能从点滴做起,诚恳应对这个时代的当务之急。

 

  评论这张
 
阅读(4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