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浩元博客

不站队,讲真话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资深媒体人

等我有钱了,要养几个专家,这玩意儿太有用了,我让他们天天夸我帅。

网易考拉推荐
 
 

《分身》之后有《谋杀感应》  

2012-03-24 22:48:53|  分类: 光影墨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分身》之后有《谋杀感应》 - 孙浩元 - 孙浩元新闻悬疑小说馆

 东野圭吾架构小说的功力没得说,但是从悬疑的角度来讲,看了十几页,我就已经知道大概是怎么回事了。

小说最关键的谜团就是“克隆人”!

不过,这也怪不得东野圭吾。

《分身》创作于1993年,那时候克隆人的概念还不为大部分人所知,那时候的读者应该会觉得很惊艳吧?

最初听到《分身》这部小说,是通过一篇书评。

 

 

 

 

 

 

 

 

 

《谋杀感应》的四维迷宫

(推理之门  陈查理)

(本文涉及泄底内容,未看原著者请选择性阅读)

“我想象出一个由迷宫组成的迷宫,一个错综复杂、生生不息的迷宫,包罗过去和将来,在某种意义上甚至牵涉到别的星球。”

——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小径分岔的花园》

经人介绍,平生很少看国产悬疑作品的我,捧起了孙浩元的《杀人游戏之谋杀感应》。刚开始吸引我的无非两点,一是作者被称为大陆“新闻悬疑第一人”,是从事悬疑推理文学创作的媒体工作者,而我的工作又是常年跟新闻、政法打交道,有一种行业上的亲近感;二是书中的被害人是无锡人,有一种地域上的亲近感。阅毕,感悟良多,所谓推理小说,或者说悬疑小说,无非是两个步骤,一是制造谜团,搭建起一座雄伟华丽的建筑,一个错综复杂的迷宫,二是揭开谜底,从这座迷宫中抽掉一块砖,使整个迷宫瞬间轰然倒塌。根据构成一般句式的四大要素:时间、地点、人物、事件,《谋杀感应》亦可谓构建了一座由以上四元素构成的四维迷宫,令人在沉迷其中不可自拔。

一、百年孤独式的时间迷宫

“许多年之后,面对行刑队,奥雷良诺·布恩地亚上校将会回想起,他父亲带他去见识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是开篇布局的经典之作,它似乎有着无比神奇的魔力,令无数读者为之痴迷。短短一句话,从对未来某个灾难性时刻的假设开始,却又以一种对这种关键时刻无视的态度迅速转入灾难性情节以前的过去,使读者在阅读的第一瞬间就迷失在一个由过去、现在、未来三个时间段组成的时间迷宫中。

《谋杀感应》的开局也是如此,从2010年4月25日的谋杀现场到2036年3月27日的新婚燕尔,只用了一个似梦非梦的场景过渡。一个人能反复梦到自己出生之前发生的谋杀现场,不由得令人疑窦顿生,这究竟是一部严谨的悬疑推理小说还是一部时下流行的历史穿越小说。以上的场景切换在小说中频繁地出现,跨越26年的两个时间段如煎蛋的两面,被厨师摊在滋滋作响的铁板上不停地翻转、煎熬。26年前的过去,那桩尘埃落定的抢劫杀人案,会否在层层抽丝剥茧中呈现出新的疑点和转机?26年后的现在乃至将来,抢劫杀人的历史会否像澳大利亚土著手中的飞去来器一样重演?一切的谜底都需要读者在阅读完最后一页,合上这本书的那一刹那方能明了。哲学大师叔本华对时间有过如下描述:“时间是一个不停旋转的圆,向下的弧代表过去,向上的弧代表未来,上面某一个与切线相交的不确定的点便是现在。”而在《谋杀感应》这部小说中,更为不确定的点,不在于现在,而在于模糊不定的过去和来。

《分身》之后有《谋杀感应》 - 孙浩元 - 孙浩元新闻悬疑小说馆

 二、

楚门世界式的空间迷宫

大凡悬疑推理小说的迷宫场景设计,不少都钟情于由侦探女王阿加莎·克里斯蒂创造的孤岛模式,即发生在一个狭小而与世隔绝的封闭空间内(例如密室、孤岛、被暴风雪封闭的山庄等),在固定人数的范围内发生的连环杀人案。而《谋杀感应》的故事背景却复杂得多。

表面上,出现频率最高、跟案件联系最为紧密的封闭空间是那座谋杀发生地的别墅,2010年4月25日8点35到9点20,无数犯罪嫌疑人在被害人的别墅进进出出,人人有动机,人人有机会,却又似乎人人都不是凶手,这种布局模式确实能引发本格派推理小说迷们充当侦探查找凶手的乐趣。然而,小说真正的空间迷宫却不是那幢古旧的建筑物,而是贯穿于男主人公成长的历程。1990年奥斯卡获奖影片《死亡诗社》穿插叙述过这样一个小故事:一位老太在房间里玩拼图游戏,当她完成最后一块拼图时,觉得拼图上的一切和自己的房间一模一样,房间里也有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还有一双巨大的眼睛在屋外透过窗户向里张望。老太惊恐把视线从拼图上移开,发现窗外有一双巨大的眼睛透过窗户在看她……对于男主人公来说,做梦也想不到的是,人生、事业、家庭、爱情的拼图进行得如此顺利的自己,也不过是别人手中的一块拼图。亦如另一部好莱坞电影《楚门世界》中由金·凯瑞扮演的主人公一样,从呱呱落地到蹒跚学步,从少年求学到成家立业,自己的一切言行都处在别人的监控和操纵之中,自己的整个世界其实是别人眼里的一出舞台背景,一个密闭空间。如果说京极夏彦的《魍魉之匣》代表了无限小的密室空间(人的全部生活空间只有一个比正常人体还小的匣子),那么《谋杀感应》与之相反,呈现出密室无限大的可能;如果说清凉院流水的《密室的魔咒》、《密室的封印》代表了无限多的密室空间(全世界各地甚至外太空上演的层出不穷的密室杀人事件),那么《谋杀感应》与之相反,呈现出密室只有一个,胜过百个的震撼力。

三、特修斯之船式的本体迷宫

特修斯之船是史上最为古老的思想实验之一:一艘为了纪念雅典国王特修斯而修建的船,在海上航行了几百年,归功于不间断的维修和替换部件。只要一块木板腐烂,它就会被替换掉,以此类推,直到所有的部件都不是最开始的那些了。问题是,最终产生的这艘船是否还是原来的那艘特修斯之船,还是一艘完全不同的船?如果不是原来的船,那么从什么时候起它不再是原来的船了?如果用从旧船上拆卸下来的所有部件重新组装出一艘船来,跟新船放在一起,究竟哪一艘是真正的特修斯之船?

这种“我非我”的本体迷失历来是哲学领域争论不休的悖论命题,也是悬疑文学作品偏爱的题材。以往这类作品中的“我非我”,要么就是失忆的“我非我”,要么就是双重人格的“我非我”,要么就是叙述性诡计的“我非我”,而《谋杀感应》则因克隆技术的加入而独树一帜,在推理小说领域,大概也只有东野圭吾的《分身》、有栖川有栖的《乱鸦之岛》等少数几部作品,预言过克隆人技术所带来的社会伦理问题。《谋杀感应》的男主人公,从一个正常人的身份到发现自己是一名试管婴儿,再到惊悉自己是一名克隆人,从发现自己与抢劫杀人嫌疑犯基因和DNA相同,到觉察二者记忆相同,再到感受二者邪恶的本性相同,自我元素的一步步被替代,使得他如同那艘特修斯之船一样,面临着被解构以后的迷茫。好在他在历经磨难之后找回了自我,用男主人公自己的话说:“法律已经管不了我了,哪天我杀人了,我可以污蔑是其他克隆人干的”、“只有道德可以约束我了”、“以后你得监督我,充当起我的道德律令”。这也从一个侧面暗示了人的肉体可以克隆,人的精神却不可克隆

四、庄生梦蝶式的梦与现实迷宫

“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近期热映的票房冠军《盗梦空间》常会让人联想起这段庄生梦蝶的典故。两者都提出了一个问题:人如何分辨真实?如果梦足够真实,还怎么分辨究竟是梦境还是现实?如果知道是梦,是宁愿活在现实中还是活在梦境中?

神分析大师弗洛伊德在《梦的解析》一书中说:“梦是一种受压抑的愿望经过变形的满足”。《谋杀感应》的几名重要人物,都不约而同的游走在梦和现实的边缘。王海刚,一直生活在心爱的人不是自己害死,而是马汉庆害死的梦境中,为此不惜隐姓埋名,苦心孤诣,先后换了6个身份,花了26年时间来跟踪、监视、等待、迫害一个和自己素不相识的人,先给他最好的一切,再把一切从他手中夺走。而当完成所谓的复仇事业,实现了最终目标,从梦境中醒来时,他却如被抽干了灵魂的躯壳,没有了人生的目标和希望,陷入新的迷茫中。童伯毅,一直生活在运用克隆技术使爱妻复活的梦境中,当准备克隆用的妻子的乳腺组织被人抢走,他的克隆美梦被打破时,便和王海刚一样,成为只为复仇而活着的行尸走肉。与王海刚不同,他最终在梦境中越陷越深,走向了自我毁灭之路。阳化冰,自从车祸以后,一直生活在自己是抢劫杀人犯的梦境中,选择做阳化冰还是选择做马汉庆?站在梦与现实的十字路口,左手天堂,右手地狱,选择权就在自己手中,路就在自己脚下。盗梦空间》结尾处不停旋转的陀螺预示了这部电影结局的双重性和再拍续集的可能性,而在我们内心的最柔软处,真心希望《谋杀感应》的故事不再有任何续集。

  评论这张
 
阅读(5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