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浩元博客

不站队,讲真话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资深媒体人

等我有钱了,要养几个专家,这玩意儿太有用了,我让他们天天夸我帅。

网易考拉推荐
 
 

通知:禁止在微博上评论此事  

2012-05-13 23:28: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说“煤老板都没文化”,可能太绝对,但如果说“煤老板大多没文化”,也许就不会遭到反驳。雷天横就是一个没文化的煤老板,他小学只读到三年级就辍学了,但是照样可以赚大钱。赚钱这事其实只要胆大心黑脸皮厚,就很容易成功。雷天横没文化,平时也很少读书,假如他能多读点书,尤其是在工人上访维权之前能看看于建嵘的《抗争性政治》,他就不会出此昏招。

在这本书里,于建嵘列举了很多农民维权的故事,并谈到了维权代表的身份认同问题,在中国,脸面是很重要的事,尤其在农村,你要是因为维权被打了然后就屁都不敢放一个了,那你就等着被嘲笑吧。因为有了这种心理,所以维权代表们往往是越挫越勇。

雷天横没读过书,自然没有认识到徐虎等人维权斗争的韧劲,他本以为通过武力手段将他们痛殴一顿就足以将他们吓回去,可是他错了,大错特错了。

一百三十一名尘肺工人来自宝龙区同一个县城的三个自然村,这三个村地理位置毗邻,金鸡齐鸣三村皆知,当他们拖着病体回到家乡后,本来也没想过维权这回事,直到后来有一天,徐虎无意中看到了一则报道,是关于河南张海超开胸验肺的,他这才知道得了职业病还可以索赔,于是他走街串巷号召大伙一起维权,一百三十一人自然是群起响应,而随着一次次上访、一次次被截访,徐虎、刘晖、刘云涛、徐力等八人渐渐成了骨干,这使他们在三村村民中的地位陡然提高,走在路上被人认出来,老远就会打招呼,这使他们觉得自己成了英雄。

他们曾经带领工人堵路结果被拘留了十五天,这使他们在村民心目中的形象越发高大起来,他们享受这种荣誉,也珍惜这种荣誉。

此时,雷天横用黑社会的手段来对付他们,并威胁要他们的命,他们怕不怕?怕!但是他们更怕被村民指指点点。

“瞧,那几个人被打了一顿就把头缩回去了,跟乌龟似的。”

“一打就怂,真没种。”

“这就跟骟牛骟马是一个道理,蛋蛋没了,底气也就没了。”

……

如果他们就此退步,今后就别想在乡村社会立足,所以他们必须不畏万难奋争到底。

英雄,就是这样炼成的。

派出所一个胖乎乎的民警赶到了现场,东看看西瞅瞅,像是一个进了菜市场的老大妈,等他看够了,这才问道:“看清打你们的人长什么样了吗?”

刘晖说道:“看清了,最后威胁我们那人剃了平头,方脸,浓眉,三角眼,左脸上有块刀疤。”

“他们为什么打你们?”

“他们肯定是雷天横派来的。”

“雷天横?谁是雷天横?”

“毒龙坡煤矿的老板。”

“有证据吗?”

“没有,不过肯定是他,除了他,别人没有理由打我们。”

“没有证据就不要胡乱猜测,造谣污蔑是要负法律责任的,你知道吗?”

“你们可以调查啊。”

“这还用你教我们啊?”胖警察不耐烦地摇摇头说道,“我看你们还是赶紧回家养病,把病养好了再来。”

“这事不查个水落石出,我们不走。”

“真是拿你们没办法,你们愿意待着就待着吧。现在凶手跑了,我们就先回去了。下次他们来的时候,你们记得早点报警。”

“你们……你们怎么不做笔录?”

“还用你们教啊?我回去补,你们早点休息,把门关好。”

胖警察就这样走了,屋里众人悲愤地看着胖胖的背影渐渐远去,不约而同地一齐看向刘晖。徐虎不在,他就是大伙的主心骨了。

刘晖喃喃道:“他们已经串通好了。”

“那我们怎么办?”

“我们找媒体,现在只有媒体能帮我们了,”刘晖接着又骂道,“妈的,徐虎这龟孙子死哪儿去了?所有记者的电话只有他有!”

“要不我们到电视台到报社门口静坐去?”

“顺宁媒体根本不管用,外地记者我们又不知道他们住在哪儿。”

众人唉声叹气,只觉天地之大却无一人伸出援手。

所谓天无绝人之路,正当他们进退维谷陷入绝望之际,一个胖子走了进来,操着一口浓重的闽南口音问道:“这是怎么啦?”

刘晖一看到这胖子,两眼立即放起光来,他虽然不认识这个胖子,但却知道今天白天他来采访过。刘晖立即挤出一个艰难的笑容,强撑着身体站了起来,胖子见状连忙上前搀他起来。

刘晖说道:“刚才一群人闯进来,不由分说就打我们。”

“知道是谁吗?”

“还能是谁啊?”

胖子朝门口喊道:“小张,还没拍完啊?赶快进来,采访啦!”

摄像师小张本来扛着摄像机拍摄被踹坏的房门,听到呼唤立即奔了进来,看到鼻青脸肿的几个人,立即忍不住骂了出来:“妈的,畜生,人渣!”他将三脚架支好,摄像机固定住,取景,调焦……

“施制片,好了。”

这位施制片不是别人,正是上海电视台的资深记者施喆,几年前,顺宁市一列火车脱轨冲下高架桥撞毁了一栋居民楼,他来采访过;后来,顺宁市又爆发血铅事件,他又来采访,而且还被顺宁警方跨省追捕;再后来,一桩十三年前的冤狱随着一场特大矿难大白于天下,他再次来到顺宁。今天,是他第四次到顺宁采访,他跟顺宁已经结下了不解之缘。采访冤狱时,他还只是一名记者,如今已是上海电视台《七分之一》栏目组的执行制片了,本来这事也不需要他亲自出马,但是他要来给他的老同学殷小柠上坟烧点纸。

殷小柠是顺宁电视台《顺宁新闻眼》的记者,当年顺宁闹出血铅事件,政府部门起初百般遮掩,甚至派出警力堵截上访家长,施喆听到风声之后立即赶来采访。后来迫于舆论压力,顺宁市政府只好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情况,可是却不准外地媒体采访。殷小柠是本地记者,得以进入发布会现场拍摄,但被要求不准播发领导的同期声。殷小柠本着一名新闻人的正义感,将素材交给了老同学施喆,于是副市长黄安的丑陋嘴脸立即天下皆知,他吠吠而言地说道:“上访群众都是刁民,公安、信访部门要做好堵截工作,不能让他们私自见记者。”随后,殷小柠被要求写检讨,但是检讨还没写完,他就遇害了。

为此,施喆一直心中愧疚,借这次采访的机会,他也顺便拜望了殷小柠的父母,到他坟前上了一炷香。

此时,他手持话筒采访刘晖等人,他们激动地将刚才发生的暴力事件讲述了一遍,又给记者展示他们的伤口……

施喆临行前给几个工人留下了两千块钱,他知道这点钱只是杯水车薪,但是他觉得必须做点什么,似乎只有这样,他的痛苦才会稍微舒缓一些。回到宾馆已是午夜,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忍不住将工人被打的事情连同一幅照片,发到了微博上。

有人说,围观就是力量,微博改变中国。虽然已是午夜时分,可是短短一个小时之内,这篇微博就被疯狂转发了千次以上,在这千次转发中,就有两个郁闷而失落的人,他们都是记者,都渴望报道尘肺工人维权难的新闻,但他们是本地记者,所以只能装聋作哑,只能集体失声,一个是白石冰,一个是任一。

施喆的这条微博一石激起千层浪,到第二天上午,转发量已经突破一万次了。顺宁市政府顿时慌了手脚,一面派人联系网络运营商要求删除这条微博,一面给本地媒体负责人下达命令,要求本地新闻人不准在网上转发、讨论此事。

余榭接到宣传提示后,给栏目组的每个人群发了短信,任一看了看,笑了,随手将手机丢到了一边;白石冰看到短信后,越发愤懑,随手就将短信转发到了微博上。


全文链接:http://dabaosun.blog.163.com/blog/static/262240902011618104417641/

  评论这张
 
阅读(6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