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浩元博客

不站队,讲真话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资深媒体人

等我有钱了,要养几个专家,这玩意儿太有用了,我让他们天天夸我帅。

网易考拉推荐
 
 

《每个人的政治》人所不欲,勿施于人  

2012-05-03 01:58:29|  分类: 光影墨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个人的政治》人所不欲,勿施于人 - 孙浩元 - 孙浩元新闻悬疑小说馆

 赵汀阳,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兼任首都师范大学哲学系“北京讲座教授”,欧盟国际跨文化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常委,清华大学伦理和宗教中心客座研究员,北京大学应用伦理学中心客座研究员,浙江大学哲学系客座教授,东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客座教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哲学节”20052006中国项目总策划。

《每个人的政治》出版于2010年,围绕人与人之间的合作来展开讨论“每个人的政治”问题,是赵汀阳过去五年来哲学思考的结晶。在这本书里,他提出了“合作的条件”、“共在存在论”、“道德金规则的新版本”、“预付人权理论”、“精神政治的四大发明”等。

看这本书的心情非常复杂,赵先生提出的很多观点我很赞同,但是又有一些很不敢苟同。混迹网络世界日久,就很喜欢把人按照左中右来划分,但是对赵汀阳,我却不知道该如何划分了。究其实,这种划分本就是无趣的吧?真正做学问的人,是不该拘泥于自己属于哪一派的。

这本书里共有9篇文章,是赵先生的9篇论文。

旗帜鲜明地反对“平等”

在《哲学的政治学转向》中,他将我们时常挂在嘴边、并认为理所应当的“平等”进行了批驳,这种批驳是有一定道理的。他说:“平等蕴含着文化和价值上么有标准和品级,这回导致社会共识的匮乏,思想观念上的互相不承认以及无法对话的境地,最后将导致公共领域的彻底消失和社会的无序。”他以互联网为例说:“过于平等的网络言论取消了讨论,变成了平等而粗暴的发言而使每种观点失去严肃性和价值,于是人们在互联网世界里宁愿选择部落化,反而削弱了社会共识和思想交流。”

我觉得赵先生对互联网世界的批判是真实可靠的,但却不能因此就批驳平等、否定平等,就像我们不能因噎废食。

赵先生又说:“平等和民主都是反对公正和自由的。”但是他并没有就此展开详细的论证。在其它几篇论文里,对这一问题倒是有所提及,但并不具太多的说服力。

 

人所不欲,勿施于人

在《金规则的最优方案》中,赵汀阳否定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提出“人所不欲勿施于人”。

前者依然是站在“我”的主观立场上去观察他人、要求他人;而后者才是站在“他人”的理想思考问题。赵先生认为,这种方法可以减少摩擦和冲突、

 

和谐不是掩盖矛盾

在《普遍价值和必要价值》中,赵汀阳谈到了时下最热门的词汇——“和谐”。他说,和谐是最优化的合作,但是他又说:和谐很容易被曲解成一种消极的和平主义原则,无非是弱化冲突、避免冲突、回避冲突的策略。

这就像我们的维稳、截访,不正在在回避冲突么?

赵先生认为,和谐是一种积极价值,意味着积极解决矛盾和冲突的合作原则。对和谐的消极理解会导致把和谐歪曲为掩盖矛盾的策略。

先秦时曾有过“和同之辩”。一方和谐解释成“同”,就是试图把和谐变成掩盖矛盾和冲突。另一方则认为,和谐在于“和”,是不同事物之间的积极合作方式。

前者基本上是君主的意见,后者则是学者的想法。

关于“和同之辩”在《共在存在论:人际与心际》中也有论述。

 

否定天赋人权

在《预付人权》一节里,赵先生开宗明义,声称“人权一直缺乏一个足以确保其普遍有效的理论基础”,然后展开论述。,说人权不可靠,甚至否定了“天赋人权”观念。

赵先生说:人的一切尊贵性质包括权利,都是人造的而非天赋的,准确地说,是他人给的。于是,不是“个人”,而是“人际关系”才是人权的决定性条件。

在关系中,他人具有优势地位,因为他人是一个多数集合,远大于“我”,是“我”的存在环境和条件。我并没有因为自由意志就成为主体,自由意志仅仅表达了“我愿意如此这般”,却不能保证“我可以如此这般”,因为他人不见得允许我如此这般。

在否定“天赋人权”时,赵先生引用了动物的例证,说动物是不是也该有“天赋动物权”,他的意思是,在大自然里,人是没有什么特殊性的,说人权是与生俱来、天赋的,那是不对的。

赵先生说:我们选择“道德人”概念作为人权基础,意义在于把人的概念与人类社会所需要的各种优秀价值联系起来,使人权具有人性光辉和道德力量。

这话说得动听,但问题是,道德由谁来定义?道德人由谁来定义?难道是统治者吗?又要将人化为三六九等么?

赵先生说:按照天赋人权理论,人人生来平等地拥有一系列权利,这些权利终身拥有,不可剥夺不可让渡。一种权利一旦永久享有了,就成了特权,甚至变质为权力,不再是互相制约的权利了。

我认为,赵先生此言缺少靠得住的论证。他提到人权因为无条件永远享受,于是变成特权,我想说的是:如果人人都拥有这一系列权利,就不成为“特权”。

关键在于“特”字,如果每个人都能吃上“特供菜”,那还叫“特”供菜么?

 

以死刑存废否定天赋人权

赵先生说,按照天赋人权的想象,不仅应该取消死刑,其它的法律惩罚也都应该大大减免。

他举例说,强奸妇女、制造假药和有毒食品这种犯罪,有可能毁掉别人的一生,但罪犯往往只是轻罚。他认为,这是以“人权为名制造违背公正原则的罪与罚的不对称性”。

我想提醒赵先生,我国对这种恶性事件的处罚的确很低,比如说三聚氰胺毒牛奶,被免职的官员早就复出了,而要坚持索赔的孩子父母竟然被关进大牢。

这不是人权太多的表现,恰恰是反人权的恶果。

 

预付人权

赵先生提出预付人权的理论设想:人类以人类普遍契约为名,把人权无条件地预付给每个人,或者说借贷给每个人。一个人必须履行做人的义务才能一直保有预先支付的人权。先预付权利,然后完成相应义务,这就是预付人权的基本精神。

我却以为,这个理论看上去很美,背地里却暗藏了一个权力粗暴干涉人权的后门。预付人权理论提出“履行义务”,这“义务”由谁来定?该不会又是政府吧?

于是政府可以堂而皇之地宣称一个人没有履行义务而果断地剥夺他的“人权”。这前景,想想都可怕。

 

对民主的诘难

在《双票民主与反票数公议》中,赵先生先是多层次地驳斥了民主的不靠谱儿,主要观点总结就是:民主容易导致多数人的暴政,专制以权力害人,民主以票数害人。

前几年,在一辆长途大巴上,两个民工咳嗽了几嗓子,满车乘客以为是禽流感,于是乘客进行民主投票,一致决定将两个民工赶下车。

这就是赤裸裸的“多数人的暴政”。

赵先生说:专制以强凌弱,民主以众暴寡,同样都违背公正。

他认为,民主国家比较自由的真实原因与民主几乎无关,真正在保证自由的是保护个人权利的法治而不是民主。

他认为,民主不是一种追求的价值,只是一种政治技术,用来解决公共选择的问题。

但是,在对民主进行了多方位的诘难之后,赵先生也并没有给出一种更优的方案,而只是在民主的框架下,对民主制度进行修修补补。他提出的双票民主与反票数公议,都是对民主制度的修正,而不是背叛。

所以,尽管赵先生认为“民主制度是最不坏的制度”只是毫无新意的文字游戏,但我们依然只能说:民主制度是最不坏的制度。

 

民主、法治、自由

赵先生认为,民主绝不能在政治上优先,如果不存在法治和自由,就决不能实行民主,因为容易导致多数人的暴政。

但是反观某国,谈法治建设这么多年却没什么多大进展,我们的法律经常成为空文,难道与不民主没有关系么?

至于民主与自由孰先孰后,在我看来,就像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争论一样,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罢了。

 

双向票

赵先生提出的双向票的设想,应该说是对民主制度的一大修正,但也仅仅是修正。

现在的投票制度是选出赞成的;赵先生说,以后不但要选赞成的,还要选出反对的,这就是“双向票”的概念。

加入10个人赞成你,2个人反对你,那么你的有效投票只有8票。

这样设计的好处在于,任何一个政治集团为了增加胜出的可能性,就不得不对其利益最大化的自私欲望有所控制,就去去改进其候选方案以避免获得太多的反对票。而相对弱势的集团本来就没有能力去伤害其他人群,因此获得的反对票可能相对比较少。

如此以来,无论是哪个集团的方案胜出,必定比较有利于社会的普遍利益和公共利益。

这一设计确实有其独到之处,但这个方案针对的问题是利益集团的自私化倾向。不过,我读《从东欧到新欧洲》时看到,新欧洲诸国的左派往往提出一些右的方案,而左的方案往往由右派提出。所谓左右,所谓不同的利益集团,其利益可能已经趋同化了。

所以,赵先生对问题的估计是不是太严重了?双向票的设计会不会是多此一举?

 

反票数公议

民主除了投票,还有一个重要的制度就是公议。

但是在公共领域的辩论,真知灼见往往输给花言巧语,所以公议制度必须拒绝以多为胜的规则。

公议不比人数,不是某些人与另一些人的竞赛,而是一种观念与另一种观念的竞赛。

公议的最优价值标准是最大兼容原则。

其实就是合稀泥,使一个意见能照顾到各方意见。

  评论这张
 
阅读(6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