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浩元博客

不站队,讲真话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资深媒体人

等我有钱了,要养几个专家,这玩意儿太有用了,我让他们天天夸我帅。

网易考拉推荐
 
 

《终极搜索》开篇  

2013-05-17 01:47:48|  分类: 新闻悬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多年以后,在看守所里,隔着厚重的铁栅栏,面对美丽迷人的冷秋燕,江海明肯定不会想到,这一切都源于他采访虐猫女的那个遥远的夏日的晚上。

那天是个桑拿天,空气湿度非常大,走在室外,感觉整个世界都湿答答地贴在了身上,甩都甩不掉。那天晚上,江海明本来是要跟女朋友一起去吃看电影的,但是他临时接到了采访任务,领导告诉他,虐猫女的家被人围住了。

这个选题江海明一直在跟踪报道,如今有了重大进展,采访自然非他莫属,他跟女朋友讲明了情况,匆匆奔向了事发现场。

虐猫女名叫唐娟,四十多岁,离异快二十年了,在一家商场买服装。在邻居的心目中,唐娟一直是一个很有爱心的爱猫人士,人们经常看到她领小猫回家,最多时四五只一起带回来,家里养不下,她在楼下还自建了一个猫棚,晚上经常看到她在猫棚前对着小猫自言自语:“乖乖来,妈妈喂你们吃好吃的。”

后来猫棚被拆了,唐娟还是不断从外面带猫回来,令居民们感到奇怪的是,这些小猫只进不出,只要进了唐娟的家中就全部失踪了。直到有一天,网上传出一段虐猫的视频,一个女人用高跟鞋踩死了一只小猫,愤怒的网友展开了人肉搜索。视频中背景墙上模模糊糊的有一行标语,写的是:“争做文明人,共建新江城。”于是,范围很快锁定了江城,然后接力棒交到了江城网友的手上,根据视频中周围环境,江城网友很快锁定了新苑小区。

这时,传统媒体开始介入此事,江海明也是一个爱猫的人,家里就养了一只大花猫,每当看到网上的虐猫视频,他就义愤填膺。如今,江城竟然也出现了虐猫的人,他恨不得立即找到那个人渣,抽他几嘴巴子。他主动请缨要求采访,得到领导同意后,他便跟同事一起来到新苑小区调查,调查非常顺利,因为唐娟的邻居们早就怀疑她了,一个老大爷说经常看到唐娟领养小猫,但却从来没看到有猫从她家走出来过,一个老大娘带着江海明到了垃圾箱那儿:“这里面经常有猫的尸体。”

江海明前往唐娟家采访,但是吃了闭门羹,唐娟隔着防盗门看到是记者,立即把大门关上了。对记者来说,当事人的回避也是一种态度,于是江海明顺利地写出了稿子,顺利地编出了片子,然后顺利地播出了。

唐娟火了,不但越来越多的记者登门要求采访,还有不少爱猫人士打来电话对她表示谴责,更有曾经送猫给她的人跟她要猫……

这天晚上没有一丝风,空中飘荡的似乎不是空气全是水,湿乎乎粘哒哒的感觉让人心烦意乱。唐娟一动不动地坐在沙发里已经有半个多小时了,那只独眼黑猫坐在她对面看着她,也有半个多小时了。黑猫很丑,左眼瞎了,眼珠子都没了,但它依然用黑咕隆咚的眼眶对准唐娟看着,右眼则是半眯半闭,似乎对周遭的一切毫不关心。

唐娟前面是一台老式电视机,黑猫就蜷缩在电视机上,视线几乎跟唐娟的双眼齐平。它浑身的毛都是黑色的,没有一根杂毛,不过脏兮兮的,显然好久没洗过澡。唐娟看着黑猫黑咕隆咚的左眼,听着楼下的叫骂声,嘴角禁不住泛出一丝冷笑;再看黑猫的右眼,眼角处一块大大的、黄色的、粘稠的眼屎,让她心生厌恶。她随手摸到遥控板朝黑猫扔去,遥控板砸在电视机屏幕上,一道裂纹像闪电一般在整个屏幕上延展。而黑猫早已灵巧一跃,喵呜一声跳到地上,拖着一条瘸腿,蹭到机顶盒上,继续盘坐着,冷漠地看着唐娟。

此时,它的左后腿露了出来,小腿明显骨折了,竟能看到森森的白骨,伤口处已经发炎流脓,但它并不舔舐,只是怔怔地看着,看着唐娟,看着这个被围困的女人。猫有九条命,可行走阴阳间。老人们都这么说。唐娟从来不信,但今天看着黑猫泰然自若、睥睨众生的样子,她竟然准备相信了,她相信黑猫正在等她断气,好去庆贺,或者向黑白无常通风报信?

唐娟住在六楼,窗外是一条不宽的马路,如今马路被堵得水泄不通,一群人围在楼下叽叽喳喳,就像一群讨厌的鸟。有时候,群鸟会在一只大鸟的带领下喊口号:“唐娟,道歉,唐娟,道歉……”嘹亮的号子声从底楼一直飘荡到六楼,飘荡进唐娟的耳蜗里,飘荡进黑猫空无一物的眼眶里。

唐娟站起身,黑猫也立即跟着站起来,警惕地看着她。

唐娟走向卧室,黑猫亦步亦趋地跟着她。

唐娟转过身看了看黑猫,黑猫停住了脚步,仰起头,眯住右眼,用它空洞的左眼眶看着她。

唐娟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她伸出右脚像黑猫踢去,黑猫不躲也不闪,被唐娟一脚踢出老远,它也不叫,只是拖着那条瘸腿又跟了上来,示威似地看着唐娟,这次,它的右眼睁开了,眼神里似乎透着藐视,似乎又有几分得意。

“唐娟,下地狱,唐娟,下地狱……”楼下又传来阵阵喊口号的声音,而且变本加厉了。

唐娟走到窗前,看着楼下乌压压的人群,嘴角始终挂着轻蔑的笑。

黑猫跳到窗台上,跟唐娟一起看着楼下的人群。

人群立即沸腾了。

“唐娟出来了!”

“看,那只猫!”

有人拿着望远镜,对准了唐娟看,看到了她嘴角的冷笑,对准黑猫看,看到了右眼里透出无辜的眼神,左眼眶却是黑洞洞的。

“又是唐娟干的!”人们咬牙切齿地说。

人群再次发出怒吼:“唐娟,道歉,唐娟,道歉……”

一辆闪烁着警灯的警车开到楼下停了下来,两个警察钻出车,就近询问围观人群,立即有十几个人将警察团团围住了,叽叽喳喳地说着什么。不用听,唐娟也知道这些伪善的正人君子们,狗嘴里是吐不出象牙的。

瞎眼的、瘸腿的黑猫聚精会神地看着楼下,它根本没想到唐娟会突然向它发起袭击,当它感觉到的时候,它已经被唐娟提着后颈的皮毛拎了起来。

唐娟拎着黑猫,伸出窗外。

楼下人群发出惊呼:“放下它!”

“快放开它!”

“你还是不是人?”

唐娟狞笑着松开了手,黑猫的三条腿在空中乱抓!楼下有树,黑猫的爪子抓住了树枝,敏捷地攀上了枝头。然后,它掩映在树叶里,仰头看着六楼,看着气急败坏的唐娟的脸。

门铃响了,警察来了,一个说:“你怎么回事啊,得罪这么多人?”

唐娟说道:“警察同志,他们到我家楼下吵吵闹闹,你们不去管他们,怎么反而来找我呢?”

另一个警察说:“该道歉就赶紧道歉,道个歉不就万事大吉了?”

“我又没做错,凭什么道歉?”

“如果这样的话,我们也帮不了你。”

正说着话,电视台记者来了,江海明举着话筒,突然从警察身后冒出来,将话筒杵到唐娟跟前,问道:“请问,你为什么会做出虐猫这样的事?”

唐娟怒道:“你们管得着吗?我想杀它们就杀它们,想踩死它们就踩死它们,你们能把我怎么样?滚出去,你们离开我家。”

江海明继续追问:“有心理医生说,你做出这种事情跟你幼年的遭遇有关,请问你幼年时被遗弃过吗?”

“滚出去!”唐娟大吼道,“警察,我报警,你们让他们从我家滚出去。”

两个警察莫衷一是地对望一眼,就像没听到唐娟的怒吼。

江海明继续问道:“请问你被遗弃过吗?你为什么会做出这种猪狗不如、丧尽天良的事?你有孩子吗?你是怎么教育自己的孩子的?”

唐娟越发愤怒了,抡起巴掌朝江海明搧去,江海明用话筒一格,挡住了唐娟的攻击,然后继续问道:“听说你已经离异很多年了,你老公为什么跟你离婚?他早就发现你是个变态了吗?你会不会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上一无是处,所以才会靠虐待小动物来发泄肮脏的情绪?你这种人就不该活着,早该去死了!”

唐娟疯狂地怒吼着:“我就是喜欢虐待它们,我乐意,你管得着吗?我喜欢听它们惨叫的声音,喜欢看它们瑟瑟发抖的样子,我就是喜欢,哈哈……”

两个警察觉得该出手了,拦着江海明说:“好了,可以了,走吧走吧。”

江海明跟摄影记者和警察一起离开了唐娟家,走到人群中,众人还在喊着:“唐娟,道歉,唐娟,道歉……”

记者和警察离开之后,唐娟渐渐回复了平静,她目光呆滞地走向窗前,身后突然传来蹑手蹑脚的声音,接着她感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滑过她的脚踝,她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就在此时,脚底传来“喵呜”一声。

黑猫!

那只瞎眼的、瘸腿的黑猫又回来了,正在她双脚之间蹭来蹭去,显得非常亲热,就连抬头看她的眼神都显得那么温柔。

唐娟不会上当的。

她知道,温柔的眼神里,肯定藏着阴谋诡计,她厌恶地将黑猫踢到一边,走到卧室窗前,继续看着楼下熙熙攘攘的人群。

刚才的电视台记者正扛着摄像机仰着脖子拍她。

黑猫又窜了过来,贴近唐娟,在她脚上蹭来蹭去,唐娟觉得心里发凉,她甚至没有勇气再看一眼黑猫,以前她从来没有这种感觉。

叫骂声源源不断地传来,有的骂她骚货,有的骂她刽子手,有的咒她不得好死,有的嘲笑她难怪被老公抛弃。

黑猫喵呜叫了一声,继续在她脚间蹭来蹭去,她突然感到一阵悲戚一阵绝望,她觉得一切都那么无聊,她想起了前夫,想起了前夫看她时那厌恶的眼神,想起了很多年前那个寒冷的冬天,那年她只有四岁,妈妈带着她去坐火车,让她等着她,她要去买火车票,然后妈妈再也没有回来,而她口袋里早就藏着一份妈妈充满愧疚的信。也许那个记者说的是对的,她早就不该属于这个世界,很多年前的那个冬天,她就应该冻死街头,而不是被福利院收养。

江海明正在采访围观的人群,所谓采访,无非尽是谴责之声。突然有人大叫:“她爬出来了,她要死了吗?”

摄像记者立即将镜头摇向六楼,唐娟坐在窗上,脚伸在窗外,黑白相间的头发在夜风中飘荡。两个警察紧张地看着唐娟,大叫着:“下去,快下去!”然后一齐冲进楼……

黑猫又叫了一声,唐娟回头看看它,它的眼眶黑咕隆咚,她最后只说了一句话,是对黑猫说的:“你是在催我吗?”

说完这话之后,唐娟纵身跳了下去,她砸断了树枝,砸落了树叶,然后砸向水泥地……她变成了一堆红白相间的东西。黑猫轻轻一跃,拖着它瘸了的腿,站在窗台上,冷眼看着楼下的一切,黑咕隆咚的左眼眶藏满了无尽的神秘。

第二天,新闻播出后,舆论沸腾了很长一段时间,这事本来就是全国性的热点,最后以虐猫女跳楼自杀结束,江海明的采访从专业角度来讲饱满丰富,既有跳楼一瞬间的画面,又有唐娟生前最后、也是唯一一次的采访。当然,江海明在编辑新闻时,将自己那些具有挑衅性的提问、谩骂式的质问都删掉了,呈现在观众面前的只是唐娟的疯狂……看了江海明的新闻之后,善良的人们不约而同地认为唐娟该死,死得其所!

江海明凭借虐猫女系列报道,一举奠定了在电视台社会新闻报道的一哥地位,而那时候他毕业才三年,也就二十五六岁。

多年以后,当他被关在看守所里,这个夏日晚上的事情在他记忆里早已淡化为一种背景不再清晰,如果没有人提醒,他可能永远都不会记起。

冷秋燕来探望他,他很想抱着冷秋燕痛哭一场,更是想念这个美丽女子身上的淡淡香味。冷秋燕说:“现在舆论对你很不利,唐州不停地说你是官二代……”

“唐州,哪个唐州?”

“还能有哪个唐州?就是那个网妖。”

“他怎么能说我是官二代呢?”

“不知道,反正他一向胡说八道的,但是偏偏有人信,你必须花大价钱请律师,否则……”

江海明恼恨地揪着自己的头发,恨不得将每根头发全扯下来。“我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出那种事情来!”

冷秋燕说道:“事到如今,说这些都没用了,我们赶紧想办法怎么化解吧,最好的结果就是无期了。”

“燕子,谢谢你,你对我太好了。”江海明说着话,声音都有点哽咽了。

“先别说这些了,”冷秋燕说道,“我现在奇怪的是,为什么网络上铺天盖地那么多针对你的骂声?你是不是得罪过谁?看这架势,是非要置你于死地啊!”

“我们当记者的,干的不都是得罪人的事吗?我们又不是歌德派的。”

“但是我们曝光过的那些事、那些人,跟我们都没有血海深仇啊!现在在网上骂你是官二代的人,心理得有多变态啊!”

江海明心里愣怔一下,问道:“唐州,这个网妖姓唐。”

“你想起什么了?”冷秋燕问道。

江海明苦笑一声,摇摇头说道:“没有,都是瞎猜的,岁数对不上。”

冷秋燕临走的时候,问了句:“你老婆没来看你?”

江海明摇摇头,说:“没有。”

“好了,我走了,过几天我再来看你。”

此时,江海明不会想到,这是冷秋燕最后一次来看他,这是冷秋燕跟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当冷秋燕怀揣心事离开看守所的时候,她也不会想到,三天后自己就将暴尸街头。

  评论这张
 
阅读(3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