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浩元博客

不站队,讲真话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资深媒体人

等我有钱了,要养几个专家,这玩意儿太有用了,我让他们天天夸我帅。

网易考拉推荐
 
 

2,女主持人被谋杀了  

2013-05-19 00:35:06|  分类: 新闻悬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女主持人被谋杀了

冷秋燕白天暗访了一家知名连锁餐饮企业偷偷摸摸使用地沟油的新闻,晚上就被人发现暴毙在街头,企业老版童洋自然成了最大的嫌疑人。

冷秋燕的尸体是被一对大学生情侣发现的,很多年以后,当他们早已分手各自成家立业生儿育女,还是会时不时地想起发现尸体时的惊悚时刻,那一刻成了他们刻骨铭心的共同记忆。

对江城市民来说,文心路是一条文化路,以街边的几十座造型各异的雕塑著称,文新路尽头连接着一个街心公园,面积不大,也就三百多平,种着草皮、灌木和乔木,树荫下摆放着十几条长椅,一些极富生活情趣的雕塑就散落在街心公园里。这边树荫下是一对情侣,男子轻轻搂着女子的腰,女子穿长裙、凉鞋,踮起脚尖仰起头,回应男子的吻,有时候会有蹒跚学步的娃娃晃悠到这个雕塑下面,瞪大了好奇的眼睛,看叔叔阿姨接吻。那边长椅上坐着一个白领模样的男子,穿着衬衫,系着领带,笔记本电脑打开着搁在大腿上,两只手在键盘上敲敲打打,白天的时候,会有调皮的年轻人走到塑像的背后捂住塑像的眼镜跟塑像合影。还有一个女子站在公园里的小路中间,忘情地拉着小提琴,若有几分想象力,你能听到优美的旋律在你身边缠绕。到了晚上,偶尔会有附近的年轻人来整蛊路人,他们会一动不动地站上老半天,然后等到路人经过的时候再突然动一下。

林爽和郑茵上完晚自习之后,趁着夜色散步,从校内走到了校外,不知不觉来到了文新路,然后林爽突发奇想准备整蛊路人,郑茵起初不同意,但是见到林爽那么起劲,也便不再坚持。两人站在一条小路的两侧,向对方弯腰、探头、撅嘴,像一对接吻鱼。此时,若有人从此经过,就必须从二人的嘴下穿过。

两人嘻嘻哈哈地摆好了造型,等待上钩的鱼,可是由于这造型实在费力,他们没坚持多久就败下阵来,郑茵笑道:“我觉得我们好二啊。”

林爽说道:“年轻就是要做一些很二很二的事,将来老了才有的回忆。”

然后这两个很二很二的人便在街心公园里走起来,看到每个雕塑都要摸一摸动一动,郑茵说:“你说会不会有跟你一样二的人也在这里装雕塑,然后突然吓你一跳?”

“两朵奇葩同时出现已经算是小概率事件了,难道还会有第三朵?”

林爽话音刚落,附近突然传出手机铃声,吓得林爽浑身一哆嗦,看看周围,除了他和郑茵似乎再也没有旁人。林爽笑道:“看来还真有奇葩。”

二人循着声音找去,在前方不远处看到一个人一动不动地坐在长椅上,脑袋耷拉着,长发垂下来,手机铃声就是从那人身上传来的。

林爽说道:“嘿,哥们,别装了,赶紧接电话吧。”

那人一动不动,这时郑茵有点怕了,轻轻地扯了扯林爽的衣角,说道:“咱们走吧,别管闲事了。”

林爽耸了耸肩膀,刚想跟郑茵一起回去,可是又觉得不对劲,因为那人坐的姿势是很累人的,他怎么能坚持那么久?再说了,电话铃声都响了,他怎么就是不肯接呢?林爽又走回去,想绕到那人前面看个究竟,刚走过去,就感觉到脚下踩到了什么液体,接着他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如果知道一出手就会遇到警察,刘冰肯定会老老实实地待在出租屋里,但是该发生的事情总会发生。那天晚上,他在一家地下赌档输光了所有的钱,连毒资都输得干干净净,他百爪挠心,在十字街头焦躁不安地走来走去,最后终于决定铤而走险抢上一票。他找到到一处地段僻静的便利店,在门口转来转去,然后一咬牙一跺脚,从兜里掏出一把折叠水果刀,然后装作若无其事地走进便利店,当时他的心脏怦怦直跳,都快跳到嗓子眼了。店里没有其他人,营业员是一个清秀的姑娘,看上去文文静静,听到门口传来“欢迎光临”的提示音,她抬头看了看,就在这时,刘冰一个箭步冲了过去,闯到了收银台里面,将营业员堵在了角落里。

刘冰厉声喝道:“把钱箱打开。”

营业员名叫小蓉,一看这架势傻眼了,今天本来不是她的班,同事临时有事跟她换了班,谁知道竟能遇上这种事?她正犹豫着,刘冰已经将冰凉的匕首抵到了她脖子上,小蓉乖乖就范打开了钱箱,她心里透亮着,犯不着跟歹徒以命相搏。

但是刘冰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担心小蓉捣乱或是报警,便一把抱住了小蓉的腰,希望能控制住她,另一只手伸向钱箱准备取钱。

本来已经放弃抵抗的小蓉突然火冒三丈,一个陌生人竟然抱住了自己的腰,这让她打心眼里厌恶,她拼命挣扎,伸脚往前面墙壁上一踹,将自己和歹徒向后弹射,刘冰重重地撞在墙上,还没等反应过来,小蓉一扭一挣,已经脱离了他的怀抱。重获自由的小蓉依然怒不可遏,顺手操起一筒薯条就打向刘冰,一边打一边说:“我让你不学好,让你不学好。”

刘冰是第一次抢劫,他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没想到一个看上去文文静静的小姑娘竟会如此暴烈,一时间他慌了神,抱着头默默地忍受着小蓉雨点般的摔打,如果不是一个顾客出手相救,他不知道会被打到什么时候。

只听一个男子的声音说道:“行了行了,两口子吵架就吵架,也不至于往死里打嘛!”

小蓉一听,急了:“什么两口子?谁跟他两口子,他抢劫我!”

“啊?”顾客大吃一惊,他看了看忍气吞声的刘冰,以他丰富的从业经历,实在不敢相信他是个劫匪。他看着小蓉,呵呵笑道:“不用这么置气吧!”

小蓉急得快骂人了,如果不是刘冰沉不住气夺路而逃,那顾客可能还会继续做和事佬呢,可错就错在他不淡定了,他瞅个空子,嗖的一下窜了出去,他的速度已经很快了,但是他没想到,那名男顾客的速度比他还快,一把将他拽住了,然后摁倒在地。

很久以后,每当想起这件事情,男顾客都会脸红耳热臊得要命,哪怕没人的时候也是如此,作为一名办案经验丰富的刑警,他竟能出现如此重大误判,岂不让人笑掉大牙?已经有人笑了,笑他的人叫蒋子良,他指着他说:“哎哟,少川,你这是乔太守乱点鸳鸯谱儿啊!”

何少川很淡定地看着他,说道:“你东西掉了。”

“啊,什么?”蒋子良低头寻找。

“牙。”然后,何少川转身离去,留下一个傲娇的背影。

如果不是蒋子良,何少川那天晚上也不会出现在那家便利店。蒋子良是个热心人,尤其在娶了一个热心老婆彭菲菲之后,他就更热心了。两口子一直操心着何少川的终身大事,比何少川的父母还上心,时不时就要给何少川介绍个女朋友,何少川倒也来者不拒,每次有相亲机会他都欣然前往,但是每次又败兴而归。那天晚上,他又去了,对方是个老师,人长得还算不错,可大概因为“剩”了太久,急着把自己嫁出去,所以相亲之前特意打扮了一下,这一打扮就让何少川受不了,因为他最受不了的就是浓妆艳抹的女人了,你要是抹得到位倒也罢了,但是这女人脸上的粉似乎没涂匀,斑斑驳驳的,这让何少川和扫兴,见了面,客客气气曲意承欢地请人家吃了顿饭,然后便告辞了,临走前还假惺惺地说:“再联系。”

他走进了一家便利店,准备买瓶水喝,然后便看到两口子在吵架,只听老婆一边打老公一边训斥:“让你不学好,让你不学好。”

他心想:“彭菲菲发飙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也这样打老公?”想到这里,他禁不止笑了,然后做起了和事佬:“行了行了,两口子吵架就吵架,也不至于往死里打嘛!”

后来,当他看到“老公”竟要夺路而逃的时候,他立即意识到“老婆”不是在开玩笑,于是飞身上前,一把拽住了刘冰,将他按倒在地。

何少川将刘冰交给了辖区派出所民警,正准备回家,接到了单位电话,然后火速赶往文新路街心公园。

 

要辨明死者身份并不难,何少川一眼就认出那是冷秋燕,而同事从死者身上发现的身份证也证明,那就是冷秋燕无疑。

在江城,冷秋燕是个家喻户晓的人物,她是江城电视台《在现场》栏目的主持人,江城发生的任何突发事件她都会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哪里有人跳楼了,哪个小区水管爆了,哪里的电梯又出事摔死人了,哪个工地又地陷了……坊间传闻,江城人最怕的就是下班回家看到冷秋燕站在你家门口做直播,准没好事。

如今,冷秋燕竟然被人谋杀了,冷冰冰地坐在城市的街头,就像一个弃儿。她的心口被扎了一刀,衣服上血迹已开始凝结,血流了一地,在花园小路上曲折蜿蜒。

发现尸体的是一对年轻的大学生,此刻既紧张又兴奋地接受警方的问询,稍远处一个同事发现了作案的凶器,那是一把弹簧刀,被扔在了草丛里。

何少川问道:“你怎么看?”

蒋子良说道:“没有搏斗痕迹。”

何少川意味深长地点点头,蒋子良却又说道:“不过,记者跟谁都自来熟。”

  评论这张
 
阅读(4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