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浩元博客

不站队,讲真话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资深媒体人

等我有钱了,要养几个专家,这玩意儿太有用了,我让他们天天夸我帅。

网易考拉推荐
 
 

4,婚外恋情被踢爆  

2013-05-24 01:04: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婚外恋情被踢爆 - 孙浩元 - 孙浩元博客

 4,婚外恋情被踢爆

乔海说上午同事在,有些话他不方便讲,但是涉及到谋杀案这么重大的事情,有些话他必须得说。作为警察,何少川自然欢迎所有人都能对他知无不言,但是他总觉得乔海的语气里透着一种让他不舒服的感觉,及至跟乔海面对面坐到一起,他又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有点猥琐。乔海个头不高,有点发福,头发梳得整整齐齐,似乎还用了定型锗哩,一见到何少川和蒋子良二人,他脸上情不自禁地就挂上了几许谄媚,这让何少川打心眼里瞧不起。

乔海以一句“你们是不知道啊,电视台里面水深着呢”开头,以为这能勾起两位警官的兴趣,实际上何少川一直在盯着他的眼睛看,他的眼睛里透着一缕贼光,看到他的眼睛,何少川想到了老鼠。

蒋子良也不喜欢乔海,但是他很会聊天,听了乔海的开场白之后,他立即做出一副信息饥渴的表情,问道:“什么意思?电视台里怎么了?”

蒋子良的反应让乔海很满足,他微微一笑,说道:“你们知道我们制片人江海明被抓了吧?”

“知道啊,”蒋子良说道,“难道这事跟冷秋燕被杀有关?”

“有没有关系我就不知道了,”乔海笑道,“但是我知道,冷秋燕一直在帮江海明。”

“怎么帮?”

“找律师啊,走关系啊,这些事都是冷秋燕在做。”

何少川终于来兴趣了,问道:“江海明不是结婚了吗?他老婆怎么不出面?”

乔海嘿嘿笑道:“心胸开阔吧。”

蒋子良问道:“什么意思?”

乔海压低了声音,说道:“其实电视台没人不知道江海明和冷秋燕的事。”

“他俩怎么了?”蒋子良问道。

“出轨了呗。”乔海心满意足地看着蒋子良说道,“冷秋燕不但是主持人,还是第二制片人,她年纪轻轻的,凭什么能当上第二制片人?还不是因为她上面有人?”

何少川揶揄道:“一个制片人恐怕也没权力决定让谁做第二制片人吧?这种事难道台领导不会插手?”

“台领导插手,也得征求制片人的意见不是?”

蒋子良饶有趣味地问道:“乔编辑觉得冷秋燕被杀与此事有关?”

乔海嘿嘿一笑:“那我就不知道了。”

何少川说道:“谢谢乔编辑,我们会考虑这个方向的,或许这里面真的藏有什么重大线索呢。”

蒋子良问道:“冷秋燕和江海明是什么时候好上的?”

“大概两年前吧,她傍上江海明之后不久就当上主持人了。”

“这种事总得有证据吧?”蒋子良问道。

“很多人都看见过。”

“看见过什么?”何少川问道。

乔海笑道:“如果你们不信就算了,就当我没说。”

“也不是这个意思,”何少川说道,“我只是想,冷秋燕五年前就到电视台当记者了,而且跟着江海明学习,然后干了三年就突然好上了?”

乔海说道:“因为在那之前江海明还不是制片人,冷秋燕工作两年后,江海明才当上制片人的,又过了一年,《在现场》原来的主持人跳槽走了,我们需要新的主持人,于是冷秋燕就跟江海明好上了,顺理成章地当上了主持人。”

何少川忍不住笑了出来:“她这是临时抱佛脚啊,竟然也抱上了?”

乔海说道:“嗨,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纸,哪只猫不偷腥啊?”

“你偷过吗?”

“我?哈哈哈,”乔海笑得非常猥琐,“我没那条件啊。”

何蒋二人跟乔海寒暄一阵,就把他送走了,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何少川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说道:“你觉得这人怎么样?”

“来路不正,”蒋子良说道,“三十五六岁,正是事业发展可上可下的时候,也正是牢骚满腹的时候,不管江海明和冷秋燕的事是真是假,但这俩人绝对是乔海的眼中钉肉中刺。”

何少川嘿嘿一笑:“觉得他有嫌疑了?”

“那倒没有,”蒋子良说道,“他还没蠢笨到自投罗网。”

“有欲盖弥彰,就有欲彰盖弥盖啊,哈哈。”

正笑着,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走了进来,先是爽朗地一笑,然后问道:“诶哟,少川,什么事把你美成这样?恋爱了?”

来人名叫彭菲菲,何少川的同事,蒋子良的老婆,就是她一直惦记着何少川的终身大事,时不时地就要介绍个女孩子给何少川认识。此刻还没等何少川回答,她就连珠炮似地说了下去:“你觉得昨天晚上那女孩怎么样?人家可是高学历高收入啊,你俩绝对是门当户对郎才女貌,人家女孩说了,觉得你还不错,愿意跟你继续交往下去。喂,你觉得怎么样,还可以吧?你也老大不小了,别挑三拣四了。”

何少川百般无奈,抬起头来,瞪着一双无辜的小眼睛,冲彭菲菲叫道:“妈,你太像我妈了。”

蒋子良顿时来了精神:“哎哟呵,我这一不小心长了一辈,这儿子都长这么大了。”

何少川睥睨了蒋子良一眼,说道:“如果不是看在菲菲的面上,我早已把你阉了千遍万遍。”

彭菲菲说道:“行了行了,你快给个准信儿,到底喜不喜欢人家。”

何少川说道:“她挺好的,但不是我的菜。”

彭菲菲气道:“我再也不管你了。”

何少川立即接道:“一言为定!”

“真搞不懂你,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啊?”彭菲菲说得是痛心疾首。

何少川看着蒋子良,幽怨地说道:“我爱的人已经结婚了。”

彭菲菲说道:“你真是什么时髦赶什么呀。”

蒋子良一本正经地说道:“少川,我已经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是不会爱你的,你就死了那条心吧。”

话音刚落,一个同事推门进来,一听到蒋子良的话,顿时尴尬地红了脸,忙把门关上又退了出去,屋内三人面面相觑,继而哈哈大笑起来,何少川怒道:“蒋子良,我这辈子要是说不上媳妇全是你的责任。”

彭菲菲无奈地说道:“你这是越描越黑啊。”

三人打趣一番,终于开始说正事了。今天,彭菲菲也没闲着,她去了通信公司,查询冷秋燕一个月来的通话记录,并把通话人的个人信息做了核实和了解,虽说几年前手机实行了实名制,但依然有些号码无法确定机主的个人信息。

彭菲菲说道:“杜文礼你们知道吧?”

何少川接道:“那个刑辩律师?”

“对,”彭菲菲说道,“冷秋燕最近跟他频繁联系,我找了杜文礼,他说他代理了江海明的官司,是冷秋燕委托他的。”

蒋子良说道:“太不可思议了,这个江海明的老婆一直隐身幕后啊!老公被逮捕,很可能被判极刑,她竟然一点不着急?”

何少川说道:“极刑也不至于吧?”

“你看网上的呼声多高?那么多人喊着要处死江海明,”蒋子良说,“你别告诉我法官不会受舆论的影响,法官也是人啊。”

彭菲菲继续说道:“除了这个杜文礼,她没有其他联系特别多的人。凡是实名登记的手机,我都核实过信息,基本上都是采访对象。现在还有几个不明身份的号码,需要继续调查。”

蒋子良点头赞道:“不错,彭菲菲同志的调查很深入,值得表扬。”

“去你的,”彭菲菲问道,“你们呢?她的家庭情况怎样,通知到她的父母了吗?”

蒋子良说道:“冷秋燕不是本地人,她孤身一人在江城打拼,已经安排人按照她身份证上的信息到她出生地去找她父母了,估计明天就会有消息。”

彭菲菲说道:“我今天还想到一个问题,现在我们的通讯方式其实有很多种,除了打电话,还有微博、微信、QQ、陌陌,冷秋燕肯定不止一种通信方式。”

何少川说道:“今天我已经查过她的手机了,手机上装着微博、微信、QQ的客户端,没有发现什么端倪。”

冷秋燕发的最后一条微博是转发人民日报的一条微博:

 

@人民日报:【广东雷州小学校长涉嫌强奸两女生 被举报后自首】广东雷州市英利镇某村小学校长郑某波涉嫌强奸该校女生,被学生家长报案后于22日自首。郑某波以辅导课程等为借口,将两名女生多次诱骗至宿舍实施强奸,并威胁不准告诉家人。知情者称,两名受害者都是该小学六年级学生,成绩较好。

冷秋燕说:渣滓,畜生不如。杀无赦!

 

QQ上,她最后的聊天对象是一个叫“鹤舞迎风”的人,从聊天内容来看,对方是她大学同学,“鹤舞迎风”说过几天要到江城出差,冷秋燕说要请她吃饭。

何少川说道:“这个‘鹤舞迎风’明天就到,我们可以跟他见一面,了解多一些冷秋燕的事情。”

彭菲菲点头道:“微信上有什么发现吗?”

何少川说道:“她在朋友圈里发了一条信息,很有意思,她说:‘我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但是开弓已无回头箭,对不起了。’”

“这个有意思。”

“很多人在评论里问她什么意思,但是她没有回答。这条信息发布在她被杀前一天。”

蒋子良插话道:“我有一点担心要提醒你们注意,冷秋燕的手机是从她身上找到的,凶手完全有可能在杀死她之后操作她的几个客户端,删除一些重要信息。”

“比如呢?”彭菲菲问道。

何少川接道:“比如微博上的私信、QQ的聊天记录等等。”

“你是说凶手可能是通过这些聊天软件联系冷秋燕的?”彭菲菲问道。

“起码不能排除这种可能,”蒋子良说道。

  评论这张
 
阅读(3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