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浩元博客

不站队,讲真话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资深媒体人

等我有钱了,要养几个专家,这玩意儿太有用了,我让他们天天夸我帅。

网易考拉推荐
 
 

5,网妖再掀网络暴力,乔海借势狐假虎威  

2013-05-25 01:43:56|  分类: 新闻悬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网妖再掀网络暴力,乔海借势狐假虎威

江海明开车撞死母子俩的事情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但是网络上对他的声讨经久不息,有时候似乎刚刚平静下去,总会有新的声音冒出来。

此事的舆论场大致经历了几个阶段,首先是集体悼念惨死轮下的母子俩,并指责肇事司机;接着爆出肇事司机是知名电视节目的制片人,江海明立即遭到炮轰;当此事渐渐淡出公众视线时,突然,知名网民唐州发出一篇帖子,说江海明在事发之后曾口出狂言,声称他能把全市的新闻都毙了,帖子里还说他是个官二代。

这篇帖子将舆论再次引爆,网友纷纷发言要求处死江海明这个冷血杀手、变态人渣,尽管也曾有过几篇帖子为江海明辩护,但很快石沉大海毫无声息。就像一块石头,如果扔进风平浪静的湖面,总会泛起涟漪甚至还会有扑通一声传来,可是如果扔进波涛汹涌的大海,则连一点水花都溅不起来。

这期间,唐州又发帖说,江海明撞死母子俩的事情这么恶劣,但是迄今为止,江城本地媒体竟集体失声,对此事装聋作哑,“看来,江海明的势力真的很强大,尽管被逮捕了,依然可以毙掉全市媒体的新闻稿件。”

此事,石强是知道的,电视台制片人撞死人了,这在江城有关部门看来就是一桩丑闻,所以早早地写了封口令,要求对此事不报道、不渲染、不炒作。全市媒体乖乖地执行了上峰意见,这倒给网民一个质疑的口实。

石强知道,江海明出事之后,冷秋燕一直在为他奔走。但是有件事情,她做的是很不漂亮的,今天上班之后,他一上网就看到一条极其火辣的帖子,作者还是被不少人骂做网妖的唐州,说的是江海明明天就要公审了,现在开始大肆删帖了,网上不少批评江海明的帖子都被删除了,帖子里还附了几张截图,写着:“此微博已被原作者删除。”唐州说:在中国,原作者就跟临时工一样神秘,来无影去无踪,用得着的时候就拉出来顶缸,用不着的时候就雪藏起来,正所谓养病一日用兵一时。

冷秋燕虽然已经被杀了,但是石强认为,应该是冷秋燕生前在操作这事。如今被网妖唐州反戈一击,江海明越发被动了,网络上的骂声铺天盖地,那架势让人怀疑,如果江海明此刻现身,定会被网民生吞活剥了。

石强正上着网,门被敲响了,乔海毕恭毕敬地站在门口,石强乜斜了他一眼,说道:“进来吧。”

乔海哈着腰,点着头,走进了台长办公室,及至走到石强跟前,腰跟弯了,头点得更频了,谄媚的笑容堆满了整张脸。

“石台,我们栏目组现在都没主心骨了,大伙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您得去给我们坐镇啊。”

石强挥挥手,说道:“这事也来找我?这几天你先盯着,等台领导班子开会决定《在现场》的人事问题。”

“好咧,”“乔海说道,“石台,您还有什么指示?”

“没有了,主要是稳定大家情绪,”石强沉思道,“这样吧,你通知一下,今天中午咱们开个短会,所有的记者编辑都参加。”

乔海欢欣鼓舞领命而去,石强不喜欢他,他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甚至昨天他就知道乔海今天一定会来找他。这几年,乔海一直想往上走,但石强觉得他的功利心实在太强,不是个成大事的人,所以一直没用他。现在,制片人被抓了,第二制片人死了,乔海以为自己机会来了,于是可着劲在领导面前表现了,但是石强依然不想用他。

乔海走了没多久,何少川来了,石强笑呵呵地站起来,迎上前去:“哎呀何警官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

“石台,您客气了,”何少川说道,“是我给您添麻烦了。”

“哪里话,应该的,”石强招呼何少川坐下,说道,“何警官,有什么想问的,你直说,我给你泡杯茶。”

“石台长,不用麻烦了,我坐一会儿就走。”

“不麻烦,一会儿的功夫。”

何少川也就不再客套,坐在沙发上,大大咧咧地翘起了二郎腿,说道:“石台,我听说江海明和冷秋燕关系不一般啊?”

石强拿出一罐茶叶,捏了一把放进玻璃杯里,说道:“呵呵,这事啊,你听谁说的?”

何少川沉吟不语,石强拿着水杯到屋角的饮水机处接热水,绿茶叶子在茶杯里翻滚,石强笑道:“他俩的事我也听说了,不过也只是听说,没亲眼见过。”

“石台没问问他俩?”

石强将茶杯递到何少川面前,说道:“这事有什么好问的?反正没影响工作,他俩爱干嘛干嘛。”

何少川端起茶杯,闻了闻,不由得赞叹道:“好香。”

石强呵呵一笑:“西湖龙井明前茶,今年便宜。”

何少川说道:“石台知道他俩好了多久了吗?”

石强沉吟道:“好像也就一年多的时间吧。”

“有人跟我说他俩好了很久了,说冷秋燕是为了当主持人还跟江海明好上的。”

石强冷笑一声:“哼哼,我都能想到这话是谁说的,真是烂泥扶不上墙啊。冷秋燕很有上进心,工作能力也强,她做主持人这几年,《在现场》不能说面貌一新吧,总也是别有一番气象的。在她当上第二制片人之后,更是兢兢业业,很多新闻照样是亲自出马,从来没有喊过累喊过苦。”石强说着,眼眶渐渐红润了,“现在秋燕被谋杀了,竟然还有人在烂嚼舌头根子。何警官,你说那人是不是乔海?在电视台,就没有第二个跟他一样卑鄙的人。”

何少川微微一笑,不说是也不说不是,只是问道:“石强可知道江海明和冷秋燕是怎么好上的?”

“这事估计没人知道,”石强说道,“如果有人知道的话,也肯定是他们周围的同事,我建议你去他们栏目组找几个人问问。”

就这样,何少川来到了《在现场》的办公区,大老远就听到乔海在给记者们打电话安排采访任务,很明显,正在接电话的记者不买他账,乔海气吼吼地说:“我告诉你,你爱去不去,如果耽误事,你自己跟石台解释去。”然后传来电话被重重摔上的声音。

一个女子从何少川身边经过,不知道在给谁打电话,只听她嘟哝道:“狐假虎威,跟握了尚方宝剑似的。”

何少川循着声音找到乔海,呵呵笑道:“乔海跟谁发这么大火呢?”

乔海笑道:“让你见笑了,没啥没啥,就是工作上一点事儿。何警官又来做调查了?”

“是,”何少川说道,“有点事情想问问你。”

“什么事?”乔海的笑容依然很灿烂。

“前天晚上八点到九点,你在哪里,在做什么?”

乔海的脸色变了,笑容渐渐消失了,问道:“何警官,您这是什么意思?你怀疑我?”

“乔编辑不要这么紧张,”何少川说道,“我可能会问每个人同样的问题。”

乔海说道:“好吧,我告诉你,我哪儿也没去,我在家看书。”

“你结婚了吗?”

“没有。”

“一个人住?”

“是。”

“也就是说没有不在场证明。”

乔海看了看何少川,说道:“是。”

何少川盯着乔海看了半晌,然后突然说道:“好,没事了,我再找其他人问问去。”

刚才经过何少川身边的女子走了过来,表情夸张地说道:“哎呦乔制片,今天有什么任务啊?”

乔海的脸上立即绽开了一朵花:“哎呀,周瑾啊,别这么叫我,我还不是制片人呢。诶,正好,警察来调查冷秋燕的事,你有空跟何警官说说看。”

周瑾上下打量一番何少川,点点头,说道:“不错,挺帅的,我喜欢。”

何少川虽然一向开朗,但面对如此公开直白的赞美,还是禁不住脸红了。

周瑾说道:“何警官,你请我喝咖啡,我就什么都告诉你。”

周瑾将何少川带到了电视台的咖啡屋里,等两人坐下了,周瑾才小声说道:“我也不是就要喝你一杯咖啡,我就不想让乔海听到我们说话。”

“为什么要防着他?”

“冷秋燕被杀,谁最开心?当然就是乔海了,看这两天他得瑟成什么样了?搞不好就是凶手呢。”

“听说冷秋燕和江海明关系不一般?”

周瑾叹口气说道:“这事你问我算是问对人了,秋燕也不容易,她虽然算是个小三,但是我很同情她,因为她爱江海明,但是江海明却不能给她任何承诺和保证。”

“你似乎知道得很清楚。”

“他俩刚好上那阵儿,秋燕就跟我讲过,她说她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

“你俩是闺蜜?”

“是,”周瑾说道,“刚到电视台的时候,我们住一个宿舍的。”

“他俩的事,江海明的老婆知道吗?”

“我觉得她应该知道,”周瑾说道,“他俩的事电视台的人差不多都在私下传,还传不到他老婆耳朵里?”

“她没到电视台闹过?”

“没有,”周瑾喝了口咖啡,说道,“真是个聪明的女人。”

何少川沉思道:“冷秋燕还有其他追求者吗?”

“有,肯定有,”周瑾说道,“她经常收到陌生人送来的花。”

“这里面有没有很偏执的人?”

“那就不知道了。”

正在这时,何少川的电话响了起来,是彭菲菲打来的,她说:“我跟子良已经接到心静花香了。”

 

(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微信)

5,网妖再掀网络暴力,乔海借势狐假虎威 - 孙浩元 - 孙浩元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