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浩元博客

不站队,讲真话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资深媒体人

等我有钱了,要养几个专家,这玩意儿太有用了,我让他们天天夸我帅。

网易考拉推荐
 
 

12,网妖的网络江湖  

2013-06-12 00:52:27|  分类: 新闻悬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

何少川和蒋子良见到唐州的时候,微微一怔,觉得面前这个男子有点面熟,但是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倒是唐州分外热情,爽朗地哈哈一笑,说道:“何警官,蒋警官,咱们又见面了。”

何、蒋二人又是一怔,迅速在脑海里搜索关于“唐州”的所有资料,但是一无所获。不过,面前这张脸却的确似曾相识。

这并不是一张讨人喜欢的脸,尽管热情洋溢,但笑容里分明满是矫饰,尽管衣着入时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但总给人一种不踏实的感觉,尽管要努力表现出正人君子的气象,但眉宇间却难以掩饰猥琐之气,似乎那猥琐是与生俱来的一般。

就是这样一个人,在网络江湖却可以翻云覆雨一呼百应,他最初以打假起家,蜚声于网络世界,主要针对名人的学历、履历,展开一系列的揭露行动,最后将一个个名人拉下马,自己则是声名鹊起。做这种事情,唐州很有分寸,比如尽管各地冒出不少年轻官员假造履历、文凭的事,但是他从来不动,因为太危险了,搞不好,就搞到太岁头上了,那他吃不了就得兜着走了。

唐州的势力很庞大,还成立了一个打假基金,后来被人质疑这个打假基金的运作不规范,他立即动用水军力量,将质疑者批判得体无完肤,掘地三尺也要榨出人家内心深处的所谓“小”来。

何少川和蒋子良对此人早有耳闻,没想到见面之后才发现或是熟人。

二人不动神色,朝唐州微微点点头,走进了唐州的办公室。

说是办公室,其实就是一单间。唐州的追风文化公关公司势力庞大,但正式员工却只有一人,那就是唐州。说白了,他这公司经营两项业务:一,删帖,只要给钱,他就能动用关系,删除全国各大论坛、微博、空间里的帖子,制造一个又一个“网尸”,何谓“网尸”,就是你搜索到一篇文章,点击进入,提示却是“对不起,这篇文章已被删除”。二是发帖。这又分两种,一种是讴歌雇主的,一种是谩骂雇主的对手的。第二项业务需要雇佣大批的网络水军,一呼百应蔚为壮观,你要想黑一个人,只要一晚上的功夫,全国各大论坛的网络热点都会被这个话题霸占。而加上唐州在打假行动中的贡献,积攒了一定的公信力和群众基础,更会增加水军的声势。

有时候,唐州都会从梦中笑醒,从某种意义上说,他简直就是网络世界的教主了,也的确有网民称呼他是唐教主。几年前,他被人追杀的时候,可不会想到会有今日的成就。

警察突然上门了,这是他没想到的。一见竟是何少川和蒋子良,他也是先愣了一下,随后便热情地招呼起来。待何蒋二人在办公室坐下,唐州笑呵呵问道:“两位警官突然造访,不知有何指教啊?”

何少川突然一拍脑袋,说道:“我想起来了,你是熊海洋。”

唐州嘿嘿一笑,说道:“正是,何警官才想起我来?”

熊海洋以前是江城市城管局的一个公务员,他老同学婚礼的时候,老同学的嫖娼视频竟突然在婚礼现场播放了,他和老同学竟陷入一连串的杀机之中,而一切竟源于他们还是小学生时参与的一次人肉搜索,时隔十多年,被网络暴力的伤害过的人重出江湖,将当年人肉搜索的参与者一个个诛杀。最后,熊海洋的老同学没能躲过追杀,当熊海洋也即将被诛杀的时候,何少川及时出现了,救了他一命。

可是尽管小命保住了,但是他的嫖娼视频也在网络上遍地开花,公务员的饭碗他是保不住了,在没被开除之前,他申请了辞职,也算是体面地离开了城管局。

面对纷繁复杂的网络江湖,经历了这次被网络追杀的惊心遭遇,他敏锐地嗅到了其中的商机。其实,网络公关公司早就有人在做,但一直只是满足于删删帖子,熊海洋却发现,正义的网民更多的时候只是一群“乌合之众”,这股且正义且愚昧的力量,完全可以为我所用,舆论是可以操纵的。

他注册了“唐州”这个网名,先是参与各种公众议题积累人脉,树立正义敢言的形象,然后参与学术打假,矛头直指成功人士,他声名鹊起,人望逐渐高涨,这时候水到渠成,他开始组建网络水军……熊海洋是与时俱进的,最初他在各大论坛发展势力,微博的兴起的时候,他迅速在微博上安家落户,并且注册了几个马甲,通过发笑话、趣图,迅速成为大号,这些大号成为他左右舆论最得力的工具之一;再后来,微信兴起,他也没放弃这一阵地,开通公众微信帐号,迅速累积了数万听众,成了他私人的广播电台……

何少川笑道:“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当年的熊科长摇身一变,成了如今的唐总。”

“不敢当不敢当,我光杆司令一个,哪敢称总啊?”

蒋子良揶揄道:“难道要称唐教主?”

“哎呦,那就更不敢当了,蒋警官太会开玩笑了。”

何少川问道:“你可知道我们为何找你?”

“不知道,”熊海洋摇摇头说道,“我也奇怪着呢,我一直奉公守法,你们怎么会想起我来呢?”

蒋子良问道:“冷秋燕跟你联系过?”

“冷秋燕?哪个冷秋燕?你说的不会是江城电视台的主持人吧?”

“就是她。”

“她怎么可能跟我联系?”熊海洋反问道。

蒋子良说道:“我们查了她的通话记录,这三个月来。她经常联系你。”说着,将一张打印纸甩到熊海洋面前。

熊海洋接过纸,先看了播出电话,果然是自己的电话号码,再看机主的电话号码,说道:“这个号码有点熟,我查查。”

他拿出手机查询通讯录,然后呵呵笑道:“果然是她!当初我接到电话时就觉得耳熟,总觉得这个声音在哪儿听过,原来真是冷秋燕?”

“你没见过她?”何少川问道。

“没有,我们只是电话联系。”

“她找你干什么?”

熊海洋一寻思,皱起了眉头,说道:“如果她是冷秋燕的话,这事就奇怪了,说不过去啊。她要我在网络上制造声势,陷江海明于死地,这个江海明是她同事啊,她怎么会做这种事情呢?”

何少川问道:“这几个月来,针对江海明的谣言,都是冷秋燕授意你们做的?”

“是。”

“她给了你多少钱?”

“十万块,”熊海洋得意地说道,“事成之后再给十万。”

蒋子良惊讶吧地看着熊海洋,问道:“你也不管江海明是否无辜,制造谣言就是为了将他逼到死路上?”

熊海洋嘿嘿一笑:“我可没那么大的力量,我们要相信法官是公正的,不会受到舆论左右的。”

何少川哼道:“少说风凉话了,世上哪有对舆论绝缘的人。熊海洋,你这是杀人不见血啊。”

《终极搜索》是继《人肉搜索》《致命搜索》之后,又一个关于“人肉搜素”的故事,我将通过微信平台实时更新,敬请关注。如果喜欢这个故事,您可以点击右上角,"查看公众账号",点击关注孙浩元,同时可以点击查看历史信息,查看此前发布过的文章。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请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或者是“发送给朋友”,让更多的人加入到“人肉搜索”的狂欢中。

  评论这张
 
阅读(4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