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浩元博客

不站队,讲真话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资深媒体人

等我有钱了,要养几个专家,这玩意儿太有用了,我让他们天天夸我帅。

网易考拉推荐
 
 

电视台主编为何说谎  

2013-06-07 00:28:51|  分类: 新闻悬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电视台主编为何说谎 - 孙浩元 - 孙浩元博客
 


10,电视台主编为何说谎

这几天,乔海的心情就像是坐着过山车忽上忽下,他本以为冷秋燕一死,自己马上就能得到重用,整个人就像打了鸡血一样亢奋,频频到石台长面前表现,几乎到了早请示晚汇报的地步,但是石强对他却一直是不冷不热,这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不知道石台长闷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尽管心下狐疑,但是他却依然赔上了十二分的小心,使出了十二分的热情,更加紧密地跟随在石台长身边,这个时候,石台长如果扔出一个塑料飞盘,他都能一个箭步冲出去用嘴叼回来。乔海在人前依然是人五人六的模样,每天早晨依旧在安排记者们采访,傍晚依旧审阅着记者们的稿件,老人说名不正则言不顺,乔海也不管那一套,他相信这是领导在考验他呢。

这天早晨,乔海向往常一样在办公室里嗷嗷叫着安排记者采访,市领导又有什么重要会议了,食品安全又出什么问题了,哪里又地陷了,哪里又起火了……也算是忙得不可开交。正在这时,一个男记者走了过来,脸上挂着寒霜,乔海知道这不是善茬子,脸上立即堆满了笑容,说道:“哎呀,董震,你来得正好,有家企业拖欠工人工资,你去暗访一下。”

董震冷冷地一笑,脸上的寒霜更浓了:“乔海,暗访之后呢?是播出,还是你去跟企业勾兑?”

乔海一阵窘迫,打着哈哈说道:“哎呀,你看你这话说的。”

“哼哼,”董震弯下腰,嘴巴几乎贴到了乔海的脸上,说道,“要让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你……你什么意思?”乔海结结巴巴地说道,“你把话说清楚点儿,我做什么事了?你不要血口喷人。”

董震却压根不理他,斜着眼睛将他上下打量一番,从鼻孔里哼出一股气流,汇成了一个四字成语:“沐猴而冠”。他哼出着四个字之后便扬长而去,留下一个乔海目瞪口呆地坐在位子上,脸色躁红,心跳加快。过了好半天,他才平复过来,何少川却又来了,跟董震的满脸寒霜不同,何少川是一脸和气满面春风,见到乔海就热情洋溢地呼唤了起来:“哎呀,乔制片好!”

乔海虽然还不是制片人,但是内心早就把自己当制片人看了,此时一个陌生人如此称呼自己,换作别人早就惭愧得不知所以了,但是他却开心得要命,心里是乐开了花。

“嘿嘿,何警官,快请坐,您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何少川笑道:“乔制片忙完了吗?”

乔海看了看那个欠薪的选题,说道:“安排完了,有什么事你直说。”

“好,那就直说了!”何少川是真的直说了,他直来直去地说道:“你对我说谎了。”

“啊?”乔海搓着手说道,“我什么时候说谎了?”

“冷秋燕遇害那天晚上,你说你在家里,我们查过了你们小区的监控录像,你根本不在家里,你出去了。”

乔海的脸红得跟猴屁股似的,他一会儿摸摸鼻子,一会儿捏捏耳朵,一会儿捋一把头发,期期艾艾地说道:“没想到,你们调查得这么仔细,嘿嘿。”

何少川没再理他,只是一直盯着他看,乔海老大没趣,只好主动说道:“那天晚上,我跟朋友约会去了。”乔海偷眼看了看何少川,何少川还是没有说话,他只好继续说道,“这次是真的,上次也不是说故意要骗你,只是觉得这事跟案情没什么关系。”

何少川终于说话了,一开口比刚才的董震还要冷:“有没有关系,你说了不算、”

“是,是,”乔海点头,如小鸡啄米。

“跟谁约会的?”

乔海沉默了,牙齿不停地咬着嘴唇,似乎在下一个天的决心,终于抬起头来,说道:“那天晚上,我约了高峰镇的镇长郑浩。”

“高峰镇?”何少川说道,“就是前几天城管打小贩的地方?”

“对,”乔海说道,“就为那事,郑浩来找我,希望我们《在现场》不要报道了。”

“哦,找你说情的。”

“对,”乔海叹口气说道,“为这事,记者还一直跟我怄气呢。”

何少川笑道:“这是刚入行的新记者吧。”

“岁数也不小了,哎,不说也罢,”乔海说道。

他没想到,高峰镇的镇长郑浩跟何少川早就认识,虽谈不上生死之交,但是见了面也常是把盏言欢的。离开电视台,何少川马不停蹄地感到高峰镇。

这高峰镇就在江城市郊,这几年,江城发展迅猛,高峰镇的工业区、住宅区早就跟老城区连成了片,说它是城市的一部分也毫不为过。作为一镇之长,工作是很难做的,所谓上面千头线,下面一根针,说的是各个政府部门都会向基层压下各种任务,而到了镇长这一级,虽说下面还有居委会等机构,但基本上也算是到底了,各项工作都需要镇长来具体抓落实。这天早晨刚上班没多久,他就接到了一个烦人的消息,辖区一家工厂,又有工人跳楼自杀了,算起来,这是这家工人半年来第12个跳楼自杀的工人了。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企业只要把赔偿安排到位就行了,有前面11个人的经验,这次应该也不会出什么问题。郑浩郁闷的是,今年区里给高峰镇的安全生产指标是50个人,也就是说死亡人数不能超过50个,这家厂子竟然就占了将近四分之一!但是,这家企业又是市里的重点企业,对拉动GDP不可或缺,郑浩对它一点办法都没有。

正愁闷着,何少川来了,老朋友一见面,郑浩顿时精神为之一振:“哎呀少川,好久不见了,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何少川呵呵一笑,说道:“吹我来的基本上都是歪风邪气。”

“今天跳楼的那个人难道不是自杀?”

“你们又有人跳楼了?”

“是啊,十二跳了,”郑浩说道,“怎么?不是为这事来的?”

“不是,”何少川不怀好意地笑道,“为你们城管打人的事。”

郑浩苦笑道:“老兄,别打趣我啦!这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着呢!”何少川说道,“你是不是为这事找过电视台的乔海?”

郑浩说道:“你说反了,是他找我。”

“啥意思?”

“兄弟啊,你老哥我被敲诈了,”郑浩说道,“那天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自称是江城电视台《在现场》栏目组的记者,叫乔海,说他们来暗访了,打人的城管根本不是临时工。我一听,头都大了,前几天,我们有个城管队员把小贩打了,还跳起来踹人家,结果被群众拍了照片……”

何少川插话道:“有个专业术语叫‘不明真相的群众’。”

“行了。你就少损我了,”郑浩说道,“照片上网之后,城管大队这帮孙子才着急了,大队长来找我,说是已经进行了调查,那个跳起来踹人的是个临时工,没有正式编制的。兄弟,基层工作难做啊,你说谁能想到,这龟儿子骗我呢?我还真以为是临时工,如果不是乔海打来电话,我还一直被蒙在鼓里呢。”

“你跟他见面了吗?”

“对,”郑浩说道,“我跟他说这事我还真不知道,我听他口气就知道,那不是个好鸟,什么新闻理想无冕之王,都是狗屁,那就是条浑身沾满铜臭味的野狗。我跟他见了面,他也是个中老手,跟我毫不含糊,张口就要五万块,否则就要曝光。说的好听,什么给兄弟们的辛苦费。”

“你可以不给他呀,你可以举报他呀。”

“我跟你说实在的,”郑浩说道,“基层的事情千头万绪,你要是戴着有色眼镜来看的话,每个地方都是千疮百孔问题一箩筐,什么违法建筑、乱排污、工厂欠薪、自杀跳楼、窨井盖被偷、计划生育超生……凡是你能想到的,只要你带着放大镜来,都能找到问题。我们现在又是这个一票否决制,那个一票否决制,我要是得罪了一个记者,引来一群记者怎么办?所以遇到这种事,我们只能认栽,破财能消的灾就不是灾。”

“没想到这个乔海这么龌龊。”

“每个行业都有害群之马,”郑浩说道,“龙生九子还子子不同呢。”

何少川说道:“最重要的是,你们是哪天晚上见面的?”

郑浩拿出了笔记本,翻了翻,说了个日子,正是冷秋燕遇害的那天晚上,看来乔海真的不在现场,可是,新的问题又来了……

郑浩还想拉拉家常呢,谁知道何少川竟立即说道:“我得走了,有些事情得马上问清楚了。”

“这个乔海能抓吗?”

何少川无奈地说道:“这世上没有几个坏人横行就不精彩了。”

何少川匆匆忙忙又来到了电视台,正是中午时分,乔海刚刚刚刚面见了石台长,无精打采地回到了办公室。他恨得牙根痒痒,心中直骂董震是个小人,石台长虽然没提董震的名字,但他也知道,肯定是董震告的密。石台长说,他接到了举报,说乔海在诈企业和基层政府的钱财,“我觉得这都是捕风捉影的事,《在现场》乃至整个江城电视台,在观众心目中的口碑都是很好的,我们电视台绝对不会出这种败类,我们的员工绝对不会干出这种违法乱纪的事。我把举报你的人批评了一顿,告诫他不准捕风捉影。至于你呢,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跟同事呢,也要处好关系,不要四处树敌,不要骄矜狂傲。”

石台长一番话软中带刺,将他说得心惊肉跳,他明白,石台长之所以没有处理他,之所以不相信那些“捕风捉影”的事,只是因为他没有证据罢了。即便如此,他的升迁之途算是断送了,尽管石台长告诉他“好好工作,不要有心理负担”,但是他知道这些都是违心之语。

正郁闷的时候,何少川又来了,这次乔海没心情挤出满脸笑容来迎接了,不冷不淡地问道:“何警官又有什么事?”

“我找郑浩谈过了,”何少川说道,“那天晚上,你的确跟他有约。”

“那你还找我干什么?”

“那时候,你只是个主编,”何少川说道,“你跟郑浩约会见面的时候,还不知道冷秋燕会死,那你怎么敢保证关于高峰镇的批评报道肯定播不了呢?你没有决定权,冷秋燕作为第二制片人才有决定权。”

乔海说道:“冷秋燕?哼哼,她能有什么决定权?城管那条新闻播不播,连我们台长都决定不了。”

何少川被他说得一头雾水,只听乔海继续说道:“我们前几天迎接一个全国文明检查组的检查,你知道吧?”

“听说过。”

“冷秋燕遇害的第二天,正是检查组到达江城的时间。你说这个时候,会允许你负面新闻出街吗?我是基于对多年来新闻宣传规律的经验总结,得出这条新闻不能报道的结论。果然,第二天一大早,全市所有媒体都接到了通知,文明检查组在江城检查期间,所有的批评报道、负面新闻都不准报道。”

看着乔海侃侃而谈,何少川心中是只有佩服的份儿了。

  评论这张
 
阅读(3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