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浩元博客

不站队,讲真话

 
 
 

日志

 
 
关于我

作家、资深媒体人

等我有钱了,要养几个专家,这玩意儿太有用了,我让他们天天夸我帅。

网易考拉推荐
 
 

莫以舆论监督的名义满足自己和媒体的恶趣味  

2013-07-13 00:22: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莫以舆论监督的名义满足自己和媒体的恶趣味

没有什么比骂人更痛快的事了,因为骂人的过程,同时也便是一个标榜自己的过程,比如我批评别人的恶趣味,可能就隐含着自己很高尚的意思。

为了避免给诸位造成高尚的错觉,所以我必须先说一段旧事。

将近十年前,我从业不久,浑身燃烧着新闻理想的激情,特把自己当回事,一心要用铁肩担起天下大道。其实现在想来,那时候的新闻激情固然可喜,却往往偏离了方向,比如那时候最热衷的舆论监督,如今看来也是不值一提了,那时候并不明白舆论监督应该是监督政府的。那时候,舆论监督常常成为政府的一杆枪,成了“新闻宣传”的同义词。

我曾经去舆论监督了一把,结果把自己整得很糗。那时候我还在新闻一线冲锋陷阵,差不多一个星期就要值一次夜班,值班的时候必须出一条片子。

没有片子怎么办?找吧!

记得那时候拍过占道经营乱摆卖……瞧,我们就是这样舆论监督的,监督最底层的老百姓。

又有一天,轮到我和同事值班了。

拍什么呢?

拍站街女,卖淫女吧。

司机开车,我坐在后排,抱着摄像机,用衣服挡着,同事做副驾驶。车开到黄贝路,停下来,同事摇下车窗,开始跟一个站街女聊天,关于价钱,关于服务地点。

说了没几句,站街女发现了我们的摄像机,指着我说:“诶,你昨天不是来过吗?”

然后,她和姐妹们嘻嘻哈哈地走了。

这就是我当年对社会底层站街女进行的一次舆论监督。

当年根本没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什么不妥,只是这几年每天“三省吾身”,才觉得当年的荒唐之举实在太多。

那时候真的是要去舆论监督吗?

我想不是的,根本原因还是恶趣味在作怪。

因为我们回到办公室谈论这事时,是嘻嘻哈哈谈笑风生,而不是忧心忡忡愤世嫉俗。若打心眼里觉得这种社会丑陋现象必须根除而后快,我们怎么可能笑得出来?

晃晃悠悠的,将近十年过去了。

我已不是原来之我,可中国电视似乎还是原来之中国电视。

我们依然时不时地便看到大义凛然的批评报道,比如,又有记者暗访卖淫嫖娼场所了,而且暗访的细节很精彩,一定要有露点的画面,虽然后期会加点马赛克,但依然会对电视观众造成很强的冲击。

当然,卖淫在我国是违法的,记者要去暗访,要扮演社会卫道士,也无可厚非。

但你也要记住了,你真的只是在“扮演”卫道士,你根本不是卫道士。你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满足你自己的恶趣味,以及栏目的收视率。

收视率是万恶之源,这话一点没错。

平心而论,你真的以为你暗访几次卖淫场所,这个社会就会立即净化了?我想没有哪个记者会这么幼稚。

但是,你们却让这种不堪入目的画面,堂而皇之地出现在我们的电视荧屏上,然后冠以舆论监督的美名。既满足了自己的恶趣味,又穿上了一件“社会责任”的遮羞布。

省省吧,放过“舆论监督”吧。

舆论监督,本就举步维艰,咱不要再把这词本身变成了“臭大街”。莫以舆论监督的名义满足自己和媒体的恶趣味 - 孙浩元 - 孙浩元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